728

一、学进去,说出来。


二、仅仅理解没用,必须走向运用。“懂了没有?”“懂了。”“很好。”


“会做(写)没有?”“做对了多少?”“做对了三成。”


“写得怎么样?”“七成。”


 


作文绝招“多读,多写。”


“读一,写十。”主要看语文表达的功夫。


“读一,写十。”主要看语文表达的功夫。


“读一,写十。”主要看语文表达的功夫。


“读一,写十。”主要看语文表达的功夫。


“读一,写十。”主要看语文表达的功夫。



  •  









[zǎi]


1. 年;岁:千~难逢。三年两~。


2. 记录;刊登;描绘:记~。连~。转~。


[zài]


1. 装,用交通工具装:~客。~货。~重。~体。装~。满~而归。


2. 充满:怨声~道。
3.
乃,于是(古文里常用来表示同时做两个动作):~歌~舞。
4.
姓。


 


1.主体与客体:作为主体的作者,既对作为客体的现实生活中的素材进行积极思考与主动加工;同时又受到客观现实生活的写作素材的浸染与培植。双向。


2.客体与受体:作为受体的读者在阅读文章时,会自觉、不自觉地把客观现实生活作为评判文章、参与文章创造的潜在的标尺;同时他们的阅读过程与阅读现象,很自然地又构成了一种社会现象与客观现实生活。


3受体与载体:作为受体的读者对作为载体的文章,进行着期待、选择、批评、补充等阅读活动,从更内在的层次参与着写作主体的创作活动;同时也接受文章引导、暗示与规范。


4.主体与载体:作为写作主体的作者自觉地操演着语言文字符号、篇章结构、文本体式,同时又受到写作载体的特点所制约与规范。


5.载体与客体:写作成品――文章――中的题材既是客观现实中的素材升华而成的,同时也丰富了客观现实生活。


6.主体与受体:作者既针对读者发出引导、暗示的信息;同时在研究与表达的同时又受到读者的一些影响与暗示。


这也是中学生写作活动赖以发生、存在和发展的必要条件;不仅缺一不可,而且各自都应遵循必要的规范与要求。

从绮丽走向朴素的典型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
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赏析
  《野望》写的是山野秋景,在闲逸的情调中,带几分彷徨和苦闷,是王绩的代表作。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皋是水边地。东皋,指他家乡绛州龙门的一个地方。他归隐后常游北山、东皋,自号“东皋子”。“徙倚”是徘徊的意思。“欲何依”,化用曹操《短歌行》中“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的意思,表现了百无聊赖的彷徨心情。


  下面四句写薄暮中所见景物:“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举目四望,到处是一片秋色,在夕阳的余晖中越发显得萧瑟。在这静谧的背景之上,牧人与猎马的特写,带着牧歌式的田园气氛,使整个画面活动了起来。这四句诗宛如一幅山家秋晚图,光与色,远景与近景,静态与动态,搭配得恰到好处。


  然而,王绩还不能象陶渊明那样从田园中找到慰藉,所以最后说:“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说自己在现实中孤独无依,只好追怀古代的隐士,和伯夷、叔齐那样的人交朋友了。


  读熟了唐诗的人,也许并不觉得这首诗有什么特别的好处。可是,如果沿着诗歌史的顺序,从南朝的宋、齐、梁、陈一路读下来,忽然读到这首《野望》,便会为它的朴素而叫好。南朝诗风大多华靡艳丽,好象浑身裹着绸缎的珠光宝气的贵妇。从贵妇堆里走出来,忽然遇见一位荆钗布裙的村姑,她那不施脂粉的朴素美就会产生特别的魅力。王绩的《野望》便有这样一种朴素的好处。


  这首诗的体裁是五言律诗。自从南朝齐永明年间,沈约等人将声律的知识运用到诗歌创作当中,律诗这种新的体裁就已酝酿着了。到初唐的沈佺期宋之问手里律诗遂定型化,成为一种重要的诗歌体裁。而早于沈、宋六十余年的王绩,已经能写出《野望》这样成熟的律诗,说明他是一个勇于尝试新形式的人。这首诗首尾两联抒情言事,中间两联写景,经过情──景──情这一反复,诗的意思更深化了一层。这正符合律诗的一种基本章法。

苏教版2014学年高中语文教学进度表







































学年与


学期


高一


高二


高三


第一学期


第二学期


第一学期


第二学期


第一学期


第二学期






必修1-2与复杂记叙文的写作训练。


必修3、《<史记>选读》P1-70(《管仲列传》教完P141-147,《语言规范与创新》P1-65);复杂记叙文的写作训练。


必修4、《<史记>选读》与《语言规范与创新》剩余部分,议论文的写作训练。


必修5、《唐诗宋词选读》前5专题,到晚唐诗止;《现代散文选读》前3专题。议论文的写作训练。


复习必修1-5、《唐诗宋词选读》与《现代散文选读》剩余部分,高考专题(一轮复习) ;记叙文与议论文分点训练


高考综合训练(二轮复习,在综合训练中发现问题,再作专题补缺),高考模拟训练(高考真题、各地模拟卷、自创模拟卷) ;作文综合训练。






孟子


呐喊


边城


欧也妮·葛朗台



语文常谈


红楼梦


 


论语    巴黎圣母院


老人与海


堂吉诃德


三国演义


 


茶馆


雷雨


歌德谈话录


红楼梦


 


庄子      红楼梦


三国演义  哈姆莱特


飞鸟集    子夜


谈美书简


女神


期末考试


以教材为主,适当迁移与教材相关的内容。


试卷按160分命制。


以教材为主,适当迁移与教材相关的内容。


试卷按160分命制。


以教材为主,适当迁移与教材相关的内容。


试卷按160分命制。


以教材为主,适当添加与高考相关的内容。


试卷按160分命制。


文科40分加试。


体现教材与一轮复习要求。


试卷结构与高考同。


 


 

逃离城市的韩少功

    一个作家的生存环境和状态,必然会影响到他的思想和创作。2000年韩少功逃离城市,效仿古代的陶渊明和苏东坡,回到乡村和民间,迁居湖南省汨罗县八景乡的独家小院,开始了悠闲自在的“耕读”生活。虽然每年需要阶段性地赴南方处理公务,但大半时间可以在乡下体验生活、静心写作。他说:“中国的乡村很有特点,是一个现代文明和传统文明撞击和融合的交错部位,很多有趣的事情正在那里发生。我站在两种文明的夹缝里,左看农村,右看城市,可以有更多的比较和辨别。”他敢于舍弃城市文明与生活,自觉自愿地沉潜在底层社会、体察民情、感受自然,并从乡村层面反观现代文明,在中国的当代作家中韩少功是唯一的。


    第一印象


  (1)逃离城市;(2)回归乡村;(3)换一种角度;(4)反观文明。


    多维解读


    作为曾经的寻根文学的主将,韩少功逃离城市,回归乡村和民间,不是单纯地效仿古代的陶渊明和苏东坡,而是其文学理性意识的觉醒,说到底就是他丢舍不下乡村和民间这个文学的“根”。


    乡村作为现代文明和传统文明撞击和融合的交错部位,给韩少功提供了一个可以“站在两种文明的夹缝里,左看农村,右看城市”的绝佳平台,让他能够看到更多的可供比较和辨别的东西。


    作为从乡村层面反观现代文明的中国当代作家,韩少功是唯一的,但要真正表现出现实农村的状况,仅仅只有一个韩少功是不够的。

孤独的境界

如果把精神病学意义上的孤独排除在外的话,世上至少还有两种孤独。第一种是庸常的、痛苦的孤独,是一种人类不得已而身处其中的生存处境。第二种是自觉的、崇高的孤独,是文化人或曰知识分子千方百计所追求的一种理想境界,一种高蹈自在的精神状态。我阅读钱锺书的著作,想见他的为人,以为可以用“孤独的境界”来理解他。

    业师郑朝宗曾说过:“钱锺书幼承家学,在钱(基博)老直接指导下,博读群书,精于写作,古文根底非常雄厚。进入学校后,他念的中学、大学及国外的高等学府全是第一流的。”钱锺书少时形迹。杨绛曾以“痴气”名之。所谓“痴气”,也正是其禀赋异于常人之处。其表现是“专爱胡说乱道”,“好臧否古今人物”。考上东林小学后,父亲钱基博为其改字“默存”,意思是叫他“少说话”。钱基博还告诫他“切须善自蕴蓄”,不可“自炫聪明”。钱锺书14岁上桃坞中学后因看课外书太多影响学业,被钱基博痛打一顿,从此用功读书,学业大进。此处颇见钱基博陶冶塑造儿子之用心良苦。


    钱锺书自述中多次讲到自己孤独处世的风格。他说:“本来我的朋友就不多。”“我有大学时代五位最敬爱的老师……以及其他三四位好朋友,全对我有说不尽的恩德;不过,我跟他们的友谊,并非由于说不尽的好处,倒是说不出的要好。”他对吴忠匡说:“平生素不喜通声气,广交游,作干乞,人谓我狂,不识我之实狷。”其人“本寡交游”,素喜“独索冥行”;“湘西穷山中,悄焉寡侣”,晚年更以洪迈诗“不将精力做人情”自律并以劝人。


    钱锺书虽为学问大家,然向以小说家自居,盖因小说家是创作者,可以如上帝般创世。当然,这个新创的文学世界并不曾脱离作者所生存的现实世界。作者的写作,也只是为了表达他对现实世界的认识和感慨。钱锺书站在人生边上,向红尘滚滚的人世间望去。他所见到的,只是一个个形影相吊的孤独人和一座座无法逃避的“围城”。人类为了生存与发展而进行种种冲进或逃出“围城”的努力,也不过是为了摆脱孤独而已。

各国学生偏爱“上网做作业”带来教育新挑战

  据调查,英国有 84%的 9岁至19岁青少年每天或每周在家、学校或其他地方使用互联网,90%的人用互联网做作业,60%的青少年认为互联网在他们为家庭作业收集信息时最有帮助。但是,通过发电子邮件找同学帮忙做作业的人比较少,且不容易成功。

    无独有偶,美国77%的教师表示自己或其他教师会布置需要学生使用互联网来完成的家庭作业。与过去相比一个最显著的变化是,24%的小学生、43%的初中生和60%的高中生被要求完成“编辑自己的网络视频”这样的作业。有些高中生甚至会先使用网络视频软件上传自己的科学项目、滑稽短剧、幽默故事和其他作品,让网络上的观众评论,然后把整个过程作为家庭作业上交。


    然而,上网做作业也带来了不少教育新问题,需要学校应对。比如,过去学生迟交作业就会寻找诸如“作业被狗给吃了”“作业掉进洗衣机里”等借口。而最近,美国一家网络公司对1000名教师进行调研后发现,约70%的教师注意到学生越来越喜欢用技术故障作为迟交作业的理由。“电脑死机”已经取代“作业被狗吃了”成为最常见的迟交作业的理由。


    比起迟交作业,网络抄袭更是学校和社会面临的严重挑战。2006年,德国一项调查表明,超过50%的大学新生承认,他们在中学期间或多或少有过在互联网上抄袭别人成果的经历。只要通过手机给网站运营商发一条短信,花上区区1.99欧元,就可以及时得到所需要的家庭作业。如果不想花钱,那么开放式的“维基百科”网站就成为一些懒学生在最后一刻完成家庭作业的救命稻草。该网站仅德语文章就有50多万篇,足够拿来“参考”。教师们对此忧心忡忡。


    对于自己的孩子上上网就能轻松搞定作业,家长们也显得有些迷惘。一位母亲说:“如果今天孩子的家庭作业是要研究某位艺术家,他就会首先上网去查,他可以进入一个虚拟的艺术走廊,找到这位艺术家的生平、生活、作品,然后复制、编辑、打印下来就完事了。我知道我需要进入21世纪,懂得21世纪的高科技,但作业不会就这么容易吧?以后他们还会不会用书和图书馆,这真的值得怀疑。”

以文化传承为责任

   在中国,那些设计摩天大楼的人,推掉古老建筑的人不是异类,奋力从传统建筑汲取力量的反倒成了异类。吴良镛就是这样一个异类,在改造北京旧胡同时,其求同存异,反复斟酌修改,力图精益求精。旧胡同在改造前,由于年久失修,民居破败凋敝,脏乱差、危积漏(危房积水漏雨)等问题一直困扰着居民生活。他提出了“有机更新”的整治理念和建造“类四合院”的住房体系构想,这样既能满足民众现代生活的需求,又能很好地保护和传承老北京的建筑古韵。按照吴良镛的“有机更新”理论改造完成的菊儿胡同今非昔比,白墙黛瓦,柳绿花红,一派祥和宁静的景象,既保持了老北京的建筑特色,又弥漫着现代生活气息,体现了吴良镛“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成为北京危房改造中的典范之作。

    多维解读


    在北京的旧城改造中,吴良镛先生因地制宜,提出“有机更新”的整治理念,这种因地制宜是结合实际的创新,是“以人为本”的负责任的改造。


    旧城改造中,吴良镛先生没有盲目跟随主流,并不简单地推倒重建,而是以文化传承为责任,以科学发展为追求,既保持了城市的历史底蕴,又实现了文化传承与科学发展的统一结合。


    吴良镛先生求同存异,既保持了老北京建筑的古典特色,又实现了现代生活的便捷,这种求同存异的建筑思维创造了人与自然相和谐的宜居环境,让人们诗情画意般地栖居在大地上。


    一材多用


  (1)文化传承;(2)科学发展;(3)求同存异;(4)因地制宜;(5)和谐;(6)以人为本;(7)负责任。

运动意外频现,是谁惹的祸?

小事件

    2012年 12月 10日上午,上海杉达学院一学生在篮球课上突然倒地,虽被紧急送医,但终因抢救无效去世。


    青年学子运动意外事件频发,除了课业压力使得学生群体、尤其是中学阶段学生群体的体育锻炼不断缩减以外,进入大学后,其他类型的娱乐方式也让学生的体育活动时间越来越少。有网友就提出,如今在寝室“宅”也是一种巨大的诱惑,上网聊天、玩电脑游戏、追电视剧占据了学生不少的课余时间,让他们从运动场退回到坐椅上。


  大事理


    学生在篮球课上发生运动猝死的现象,主要是因为长期缺乏体育锻炼,导致学生体质下降。不良的生活习惯应该引起人们高度重视身体健康。


    上网聊天、玩电脑游戏、追电视剧占据了学生不少的课余时间,使得学生们忽视了运动,而生命恰恰在于运动。


    在升学率至上的应试教育背景下,各地中小学往往都是重智育、轻体育,不能够使学生全面发展,导致广大学生缺乏锻炼身体的机会。“宅”也是一种巨大的诱惑,青少年应该抵制这种诱惑,养成良好的习惯。


    一材多用


  (1)关注健康;(2)生命在于运动;(3)全面发展;(4)养成良好习惯;(5)切勿因噎废食。

扬州市邗江区“高中语文教师有效课堂教学培训”顺利结束

陈俊


81213日,扬州市邗江区全体高中语文教师集中在蒋王中学进行暑期培训。和往年培训不同的是,今年教研室张悦群老师通过“省特级教师学术联盟”邀请了省内三位新生派特级教师给参加培训的老师上了三节精彩的示范课。


12日上午,来自淮安的戚光宇老师执教了《动物游戏之谜》。戚老师带领同学们领略了文章的“三美”,并由课文迁移到作文教学,水到渠成。当日下午,来自无锡的张春华老师执教了《可以预约的雪》。张老师带领学生领略林清玄的文章之玄妙,与学生构成和谐的共鸣。13日上午,来自苏州的陈兴才老师用聊天的形式给大家上了一节作文指导课。每一堂课结束后,上课的专家都与参与培训的老师进行了热情的互动交流,从备课到上课,从阅读到作文,大家一起探讨了教学中的困惑以及应对的策略。


13日下午,张悦群老师亲自做了《语文教学科学化》的讲座。张老师从高考命题说起,一阵见血的指出了目前语文教学特别是阅读教学中存在的科学化缺失的问题。讲座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共鸣。在公道沈文涛校长的主持下,各个学校的教师代表踊跃发言,共同指出了目前语文教学中存在的科学化缺失带来的种种弊端,并集思广益,讨论了我们今后应对的策略。

诺齐克生平著作简介

  诺齐克(Robert Nozick,1938-2002),20世纪最杰出的哲学家和思想家之一,生前是哈佛大学哲学系的阿瑟&#8226;&#8226;金斯利&#8226;波特(Arthur Kingsley Porter)哲学教授,并于1998年被授予约瑟夫&#8226;&#8226;佩里格雷诺(Joseph Pellegrino)驻校教授职务。驻校教授的荣誉职务首创于1935年,按惯例授予哈佛大学在跨学科领域间做出了开拓性贡献的最杰出的学者。1998年,诺齐克因为他“不仅对于当代哲学具有重要影响,而且以其观念超越了他所在的学科,乃至于学术的真实而深刻的影响”而获得这一荣誉,在此之前总共只有17位哈佛大学的教授获此殊荣。哈佛大学前校长路德斯泰因(Neil L. Rudenstine)评价道:“诺齐克是我所见到的最为渊博、锐利和敏捷的头脑之一,当他加入到心智、脑科学和行为科学的研究项目中来,就立刻入侵了生物科学的领域,并吞噬着神经元科学。他对于严肃话题或趣谈都有纯粹的兴趣。我几乎好像从未跟得上他的思路,但是我对能够和他同场共事感到愉快,即便是只有一两次机会。”诺齐克于1981-1984年担任了哈佛大学哲学系主任。



诺齐克于2002年1月23日凌晨逝世,享年63岁,在此之前,他已同癌症进行了长达7年坚强的抗争。在2001年10月,诺齐克的生平最后一部著作《恒在:客观世界的结构》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在前言中诺齐克首先感谢的是昔日同窗好友,胃肠病学专家克劳德耐(Marvin Kolodny),以及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华萧(Andrew Warshaw)和迈尔(Robert Mayer)教授。诺齐克动情直言道:“如果没有这三个人的技艺,这本书及其作者,现在都不会存在”。他同样感谢了他的妻子莎更堡(Gjertrud Schnackenberg)的“爱,奉献和钢铁般的意志”,以及父母所给予他的爱和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精湛的医术最终没有能够挽救诺齐克的生命,然而,正如他生前在学术思想界的地位及其对当代社会的不凡影响所预示的,他在身后当之无愧地倍享哀荣。纽约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哲学和伦理学家内格尔(Thomas Nagel)将诺齐克列为在100年以后,能够仍然被人们所阅读的20世纪下半叶的两位哲学家之一(另一位是诺齐克在哈佛大学的同事约翰&#8226;罗尔斯)。



作为一名杰出的思想者和纯粹的学者,诺齐克把他的一生奉献给了最具挑战性和创造力的人类思想事业。他在哈佛大学主讲的最后一门课的主题是俄国革命,他还曾打算把下一部著作的主题定为陀思妥耶夫斯基哲学研究。他生前的好友兼同事,法学教授德绍维茨(Alan Dershowitz)回忆道,诺齐克在逝世前一个礼拜里,还在和同事讨论学术问题,并对他们的著作提出批评。对于他的离去,世界各主要媒体,如美国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英国的《泰晤士报》、《卫报》、《经济学家》等纷纷发表悼念文章,缅怀作为学者和自由主义思想家的诺齐克。哈佛大学校长萨莫斯(Lawrence H. Summers)说:“哈佛和整个思想界失去了一位才华横溢的学者,…但我们大家将在以后的岁月里继续收惠于他的思想和榜样”。哈佛大学文理学院的院长诺勒思(Jeremy R. Knowles)认为诺齐克的去世是哈佛和哲学的“令人哀伤的损失”。2002年,由舒米茨(David Schmidtz)编辑,数位当代一流学者联合执笔的诺齐克学术纪念文集由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



生平著作一览(按出版年代排序,版权信息参文后附录):



1,《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1974年。



获得1975年全美国家图书奖。这是诺齐克第一部出版的学术著作,也是其成名作和影响力最大,最广为人知的著作。这部20世纪下半叶最为杰出的政治哲学论著之一,作为对3年前出版的罗尔斯《正义论》的批评和回应,系统地提出了一个理论洞识,即: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在其规范意义上,应当是自由市场经济的“守夜人”,只有充分限制了政府权力,避免对市场交换和分配加以过多干涉的“最小国家”,才能充分保障和尊重个人的财产、权利和选择自由和道德自决,从而才可能是道义上最为可取和最符合正义原则的政治制度基础。诺齐克重构了洛克式古典自然法的“资格理论”,提出了“占有正义”,“交换正义”和“矫正正义”的三项互为补充的原则作为分配正义的政治哲学根基,并在此基础上展开了对罗尔斯《正义论》中两个正义原则的系统批判。诺齐克的工作为自由市场经济提供了道德哲学和政治哲学的基础,英国《电讯报》(Telegraph)曾经评论道:“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历经从罗斯福新政到肯尼迪、约翰逊及卡特的国家福利主义世代后,诺齐克较任何人更能体现了新右派自由主义的精神,并将其领进里根及布什的年代。”尽管如此,诺齐克本人对于“右派自由主义”的称号却不以为然,在1978年纽约《时代周刊》的一篇文章上诺齐克说到:“右派人士喜爱支持自由市场的主张,但不喜欢涉及到支持诸如同性恋权利这样的个人自由的主张,而我则把它们看作一个相连接的整体…”。



2,《哲学解释》,1981年。



诺齐克在出版此书时获全美大学荣誉联合会拉尔夫&#8226;沃尔多&#8226;艾默生奖。在这本独具原创性思考的著作中,他就西方哲学中一系列根本性问题展开了独特的思考,并试图通过一种新的视角加以回答,这些问题包括:个体认同(Personal Identity),知识,怀疑主义,存在,伦理的基础以及生活的意义。诺齐克的新视角在于认为哲学的任务不是为自己的论辨寻找证据,而是寻求对问题的解释和理解。他把传统分析哲学方法论中努力使读者接受其结论的意图称为一种“半强迫”的哲学目标(semi-coercive philosophical goals),而在一些评论者看来,他的这种努力具有一种哲学多元主义的立场,不同的观点可以分立和并存,而不使整个哲学大厦的根基动摇。麦金太尔(Alasdair MacIntyre)认为:“作为哲学家的诺齐克回答的是由克尔凯郭尔、萨特、马赛尔和巴伯提出的问题,他的工具则是由奎因、克里普克和普特南这样一些迥然不同的哲学家提供的,他显示了惊人和充满想象力的原创性,他所做的绝不亚于开创一条哲学思考的新路径。”



3,《省察的生活:哲学沉思》,1989年。



这是一部诺齐克对自己展开深刻反省的著作,一部充满对人生意义的探寻和对人类终极目标的人文关怀的“精神自传”。本书和《哲学解释》一起标志着向苏格拉底哲学传统的回归和致礼,它的也使得诺齐克美国为数不多的能够写作畅销书的严肃学者。成为全书共27章,探讨的问题包括:死亡,孩子和父母,创世,上帝和信仰的本质,日常生活的神圣,性,爱的纽带,情感,快乐,自私,大屠杀以及启蒙等。用诺齐克自己的话来说,哲学沉思提供的是一幅人生的肖像,而不是一种理论,“对生活的思考就像是把它碾碎,对它理解越发透彻,就不会觉得自己好像舞着接力棒冲过终点线,而只是觉得自己有了进一步的成长”。



4,《个人选择的规范分析》,1990年。



本书根据诺齐克1963年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论文重印,诺齐克在普林斯顿大学师从著名科学哲学家汉普尔(Carl Hempel),他最初接受的是分析哲学和社会理论的正统训练。《个人选择的规范分析》一书从博弈论和社会选择理论的视野中独辟蹊径,探讨了约束条件下个人的理性选择的规范条件。这本书全面涉及到经济学和制度分析中的基础问题,其中的思想也为诺齐克后来的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思考奠定了基础。



5,《理性的本质》,1993年。



本书的部分内容来自于诺齐克1990-1992年间分别在太平洋路德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的哲学讲座。书中对博弈论中经典的“囚徒困境”、“纽柯莫悖论”和“彩票悖论”的探讨影响了当代著名经济学家宾默尔(Ken Binmore)和他的制度分析巨作《博弈论和社会契约》(三卷本)。在《理性的本质》中,诺齐克重构了决策理论,提出了“决策价值最大化”(maximizing decision-value)的理性决策规则,解释了人们按照原则行事的本质。在诺齐克看来,对理性(rationality)的信仰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理念自身由纯粹理性(reason)所支持的合理性,二是产生在行动上可靠的真信念(true beliefs)的演进过程,换句话说,除了理念自身的合理性外,对理性的相信本身可以实际地影响博弈结果。这样,他就为经济科学和行为科学中的理性基础提供了一个基于演化的解释。



6,《苏格拉底之惑》,1997年。



这是所有论著中最为独特,风格最为轻松的一本。本书延续了诺齐克以往著作论题多元化的特点,全书分为5个独立部分,分别由:选择和效用,哲学与方法论,伦理和政治,探讨和评论,以及哲学小品构成。在“选择和效用”篇诺齐克从分析和语言哲学角度对自由主义理论进行了重新梳理,探讨了诸如自由、权利、强迫、禁止、义务这些法理概念的具体蕴涵,继《理性的本质》之后再次反思了博弈论中的“纽柯莫悖论”,以及奥地利学派的思想精华。他在“哲学和方法论”中重新审视和回答了哲学史上著名的“苏格拉底之惑”,并从方法论角度对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理论进行了重新诠释。这些论题延伸到“伦理和政治”篇,使得他把注意力转向民主政治的投票机制,对按权重投票和“一人一票”进行了反思。从风格上看,这是一本无法确立唯一的主题,甚至无法界定统一题材的论著,作为杰出的自由主义思想家,诺齐克把对自由的追求贯彻到了他的这本书中。在“评论和探讨”中诺齐克更多地转向社会和当今世界的现实话题,他关于社会主义、为什么知识分子会反对资本主义的评论中包含的思想在本书问世前就已在知识界广泛流传。他对于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动物权利问题的关注,充分显示出一位具有前瞻性眼光的真正思想家的敏锐。



7,《恒在:客观世界的结构》,2001年。



这是诺齐克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本著作,也是运思最为深广,最具学术野心的一本著作。本书涉及到的主题为:真理,客观性,必然性,偶然性,意识和伦理。从拓扑学中著名“布劳威尔不动点定理”开始,诺齐克的探索延伸到数学、量子物理学、演化生物学、经济学、认知科学和神经元科学的各个领域,并积极探讨了文化相对主义的争论和普遍伦理原则的可能性。在伦理和道德问题上,诺齐克认为,正如拓扑学平面变换中的“不动点”一样,在道德中也存在着最具包容性,能够在最广泛的意见上达到一致的普遍性原则,这也是该书名为“恒在”(invariance)的道理。诺齐克以其作为一名苏格拉底意义上的哲人对客观世界的无穷好奇和对人类理智探索的人格勇气,在生命的最后岁月里为人类思想做出了当代哲学家所能做的最好的贡献。






诺齐克生平著作版权信息:



1,- Nozick, Robert, Anarchy, state, and utopia, Oxford, Blackwell, 1974 ,ISBN 0-631-15680-1.



2,-Nozick, Robert, Philosophical explanations,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81 ISBN 0-674-66448-5.



3,- Nozick, Robert, The Examined life: philosophical meditations, New York / London / Toronto,Simon and Schuster,1989,ISBN 0-671-47218-6.



4,- Nozick, Robert, The normative theory of individual choice, New York / London, Garland, 1990,(Harvard dissertations in philosophy),ISBN 0-8240-3207-1.



5,- Nozick, Robert,The nature of rationality, 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93,ISBN 0-691-07424-0.



6,- Nozick, Robert, Socratic puzzles, Lond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7,ISBN 0-674-81653-6.



7,- Nozick, Robert,Invariances: The Structure of the Objective World, 2001,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674-00631-3.






学术纪念文集:

8,Robert Nozick, Edited by David Schmidtz,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 ISBN 0-521-78226.(作者:David Schmidtz,John T.Sanders,Loren E.Lomasky,Philip Pettit,Gerald F.Gaus,Michael Williams,Michael E.Bratman,Elijah Millgram)


诺齐克的思想之旅

哈佛大学著名的政治哲学家诺齐克(Robert Nozick)于2002年1月23日去世,享年63岁。医生在1994年就诊断他患有胃癌,甚至估计他的生命大约只能维持6个月,而诺齐克却继续顽强生活了七年之久,直到临终前的几个星期一直坚持著述研究与授课教学。他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哲人,才华横溢的论辩者,也是极富魅力的教师。他的思想对于20世纪后期的政治理论与实践具有相当大的影响,特别在有关「福利国家」问题的争论之中,与另一位哈佛大学的著名教授罗尔斯(John Rawls)持不同立场,成为当代西方自由主义内部不同流派的代表人物。

罗尔斯在1971年出版的名著《正义论》(Theory of Justice)中提出了「分配公正」原理,在伸张个人权利的同时,主张国家具有重新分配财富的正当性,使社会中处境最差的阶层得以改善境遇。罗尔斯的正义学说为福利国家的政策提供了哲学基础。三年之后,诺齐克发表《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Anarchy, State and Utopia)一书,批评回应了罗尔斯的观点。他坚持个人自由具有最高的优先性,反对政府对个人之间自由交易的干预。认为国家应当成为「守夜人」,仅仅承担诸如监督契约的履行、保护公民免遭暴力侵犯等角色。而所谓「正义」并不是某种分配模式或终极状态,而是体现在个人自由参与的交易过程之中。他所诉求的「最底限度国家」批判了福利主义政策的道德正当性,继承了从洛克到哈耶克(Friedrich Hayek)和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等自由主义思想家的传统,使他成为当代倡导个人自由、私有产权及有限政府的最重要的理论家之一。

伦理学家辛格(Peter Singer)评论说,诺齐克的这部著作是当代政治哲学中的重要事件,从此以后,国家以累进征税来进行再分配的权利不再是天经地义的,而是需要辩护和争论的。这部论著获得了1975年美国国家图书奖,并被Th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选入二战之后最有影响的100部著作,已经被翻译为10种语言出版。诺齐克的思想在政治实践中为「里根-撒切尔」(Reagan-Thatcher)的所谓「新自由经济政策」提供了理论资源,颇受西方「新右翼」势力的青睐,也因此而备受争议。

然而,诺齐克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曾指出,他的研究是以个人自由观念为核心所形成的整体理论,而右翼人士可能只喜欢其中支持自由市场的观点,但并不认同诸如同性恋权利之类的个人自由诉求。在有关财产权的论述中,诺齐克也提出,应当偿还那些被非法手段所剥夺的财产,例如美国土著印地安人的财产。这类观点大概也不会得到右翼人士的认同。实际上,诺齐克的理论来自他智性的独立思考,无意成为意识形态的附庸,更不愿右翼政治势力所利用。

诺齐克1938年出生于纽约的布鲁克林,是第二代俄罗斯移民,曾在哥伦比亚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就学深造,25岁毕业获得博士学位。1969年开始在哈佛大学担任正教授。青年时代他是激进的左翼学生,曾参加「社会主义党」青年支部,在本科学习时还创建了左翼组织「工业民主学生联盟」的地方分会。直到在普林斯顿撰写博士论文的时期,他才第一次深入接触到那些为资本主义辩护的观点,也因此陷入了剧烈的内心冲突。他坦言「我探索得越多,那些理论就越显得令人信服」,但在感情上仍然十分抵触,「那些观点是不错,资本主义是最好的体制,但只有坏人才这么想」。但最终他的情感向理智作出了让步,从一名激进的左翼青年转变成为一位自由主义思想家。

诺齐克与罗尔斯同在哈佛大学哲学系任教,是论敌也是朋友,但彼此的思想风格却炯然不同。罗尔斯追求体系化的理论与严密的逻辑论证,而诺齐克的行文则恣意犀利,具有希腊先哲的雄辩遗风。他在争论中往往将对方的论点推向逻辑极端以揭示其破绽,也常常出人意料地援用日常经验中的例证作机智的类比。比如,罗尔斯认为个人天赋等「自然优势」不属于个人所有,而应当看作公共资源,可以被再分配来补偿那些处境最差的人群。诺齐克对此诘问:你碰巧幸运拥有两只明亮的眼睛,是否应当捐献一只给双目失明的盲人才是公平?这类奇思异想的类比在诺齐克的著作中比比皆是,使他的著作读来格外的引人入胜,但也遭到不少学者的批评,对其类比方法得当与否提出质疑。诺齐克本人曾表示对那种过份执着于「严格哲学证据」的倾向不以为然,但实际上,在他看似不拘一格的言辞背后有着深厚的分析哲学功力,贯穿着清晰敏锐的逻辑力量。

罗尔斯一生的研究主要专注于《正义论》所设定的主题,而诺齐克的兴趣则显得广泛而多变。在哈佛30多年的教学生涯中,他始终拒绝重复自己教过的课程,唯一的例外是他讲授过两次「生活中最美好的事物」。这门课程的设计独具一格,将哲学的价值论与日常生活经验相联系,探讨「友谊、爱情、智性的理解、性快乐、成就、历险、游玩、奢侈、名望、权力、启迪以及冰淇淋」对于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深受同学的欢迎。诺齐克的著述也涉及多个领域。他的《哲学解释》(Philosophical Explanations,1981)一书探讨了认识论、身份认同、自由意志和伦理的基础等广泛而复杂的哲学问题。《被省察的生活》(The Examined Life,1989)似乎是重访古老的「苏格拉底的命题」:思考什么是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东西。《理性的属性》(The Nature of Rationality,1993)分析与人们理性决策相关的一系列问题。而在他去世三个月前出版的著作――《恒常:客观世界的结构》(Invariances: The Structure of the Objective World, 2001)――以科学研究的最新进展为启示,探讨入真理的文化相对性问题,主观意识在客观世界中的作用,从而试图建立有关真理与客观性的新理论。

曾经少年的诺齐克,整日拿着一本柏拉图的《理想国》在布鲁克林的大街上游荡。书的封面已经磨损,他才读了一部分而且还不太明白。但他知道这里有奇妙的东西,他为此而激动。这个俄罗斯移民的孩子终于如愿以偿,为他所钟爱的智性世界付出了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