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不去巧取豪夺多买田地,丧失民心?”

                              ——雍齿的背叛对西汉政治的影响


  •        雍齿是西汉的一个历史人物,在刘邦早期举事时,曾带领刘邦父老乡亲一起“背刘降魏”,是刘邦举事中第一个背叛他的人。第一次总是最难忘的,因此刘邦非常讨厌他,多次在公开场合点名批评,但后来竟被封为“什方侯”;他是刘邦封完二十多个大功臣之后被张良诱封的第一人,却没有被司马迁记入“王侯将相谱”中;正是由于这些谜一样的历史事件,引发后人无尽的思考。我也想凑个热闹,探索一下雍齿“背刘归魏”对刘邦造成的影响。 雍齿“背刘降魏”这件事发生在刘邦举事不久,当时刘邦急于要扬刀立威,开辟新根据地,把镇守家乡“丰”的重任交给雍齿,也等于把一半的家底交给了他,可见刘邦对雍齿非常倚重。当时魏王姬咎手下相国周市(福)刚上任,也想开疆拓土、建功立业。于是派人给镇守“丰”的雍齿带了句话:“丰,故梁徙也。今魏地已定者数十城。齿今下魏,魏以齿这侯守丰。不下,且屠丰。”意思是搞想和平演变。当时不知雍齿是害怕打仗还是贪图许诺的魏侯这顶官帽,是本身看不起家庭出身不如自己的刘邦还是衡量了自己的军事实力确实不如魏国,反正雍齿是没有做任何的抵抗就直接带领家乡人投降了。司马迁在史记中列举了雍齿投降的两大理由:“雍齿与高祖有隙”;“本不愿归属刘邦”。就是这件事给刘邦终生留下难以忘却的印象,以至对汉初的政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由于雍齿是刘邦创业最艰难时第一个对他背叛的人,在刘邦的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隐痛。刘邦始终耿耿于怀,这从司马迁的《史记》中可以找到答案:其一:刘邦一听说雍齿背叛自己,立刻带着大军回头杀向“丰”地可见是怒火中烧;其二:投奔项梁后第一件事是向项梁借兵五千攻打“丰”捉拿雍齿可见是念念不忘;在锦衣返乡时独不免“丰”的赋税,说“丰是我出生的地方,也是我家乡父老背叛我的地方。”可见伤害之深;在张良为群臣讨封时刘邦也说“雍齿和我有旧怨,他曾经多次令我困窘羞辱。我想杀了他。”可见恨之入骨。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雍齿的背叛始终是刘邦的一块心病,是时时刻刻刺入内心的隐痛。以至于他每次出外作战都担心家中有变,处处防备自己手下。 雍齿背叛后,我们发现,刘邦对手下将领开始“且信且疑之”,防备手下如同防贼一般。与《史记 汉高祖本纪》中的“常有大度”、“意豁如也”相差太大。究其原因,实是雍齿背叛所造成的。 萧何在刘邦起事时就铁了心跟定他,时时处处为刘邦提供后方支援,募兵筹粮尽心尽力,忠心耿耿。应该是刘邦最信任的人,按说应是君臣同心,无话不说,但是刘邦对这位亲密战友也时刻防着,留有一手。   汉三年,汉王与项羽相距京索之间,刘邦多次派人去慰问丞相萧何,鲍生帮萧何出主意“汉王自己在外寒餐露宿,忍饥挨饿,却多次派人来慰问你,是他对你有疑心啊。我为你出个主意,不如让你家人和亲戚到刘邦处当兵,汉王就一定会更信任你。”后来果然如此。刘邦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有雍齿的第一次背叛。 汉十一年,淮阴侯韩信在关中谋反,吕后用萧何计策诛杀淮阴侯,刘邦听说韩信被诛杀,既高兴又惋惜,派人去封萧何为相国,加封五千户并许以若干护卫。诸侯都去庆贺,只有召平去吊唁。召平对萧何说“你的灾难从现在起就开始了。”派护卫来表面是保护你,实则是看守你,担心你造反,希望你不要接受他的封赐,并把自己的全部家产给军队,这样刘邦才会高兴。刘邦为什么会这样?还是因为有雍齿的第一次后院起火。 汉十二年秋,黥布谋反,刘邦自己想去攻打他,多次派钦差大臣去问萧何在做什么。萧何因为刘邦在率领军队,更是尽心尽力,安抚百姓,并把所有财产如陈稀时全部奉献给军队。有幕僚对萧何说:“你离诛灭九族不远了,你的民意指数在全国是最高的。皇上多次问你,是害怕你在关中能一呼百应。现在你为什么不去巧取豪夺多买田地,丧失民心,这样皇帝的心才不会来防范你。”萧何象幕僚说的去做,刘邦果然很开心。为什么会这样?还是因为有雍齿的第一次后院起火。 刘邦对忠心耿耿的萧何都如此防备,对其它的大将则更是如此。 刘邦对韩信的防备可谓登峰造极。成阳兵败,刘邦坐着车夫夏侯婴的马车两人来到赵国张耳和韩信处,趁他们还在睡觉时,用霹雳手段夺下韩信兵符,让韩信疑在梦中;在项羽兵败垓下全国基本统一时,刘邦再一次冲进韩信帐中夺走他的兵权,为什么会这样?依然是第一次雍齿的背叛产生的副作用。刘邦防着有本领的人实在是刻骨铭心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