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线串珠 形散神聚

彩线串珠 形散神聚
张悦群 


  【学习目标】
   能陈述记叙文中常用的几种线索,能根据材料选用合适的线索写记叙文。
【病文呈现】
我帮妈妈卖水果
     一个月前,我和妈妈在学校围墙边的地摊上看中了2005年《读者文摘》合订本。我哀求她:“我想买这本厚书。”妈妈看了看价钱(20元),很为难地点了点头。
     一周后的一天,我正在房中做作业,妈妈捧着一本厚书高兴地走进来:“丫头,书买回来了。”我激动地说:“妈,您太好了!”妈妈小声说了一句:“只要你喜欢读书,砸锅卖铁拆房子妈也舍得。”
     我家的经济比较拮据,主要靠妈妈卖水果维持生计。可是,我总认为摆水果摊是一件难为情的事。每次放学回家,都是斜着眼偷偷地瞄一下妈妈,便飞也似的跑过,生怕她看我,叫我。
     有一天,下起了大雨。突然,一堆苹果散了一地,妈妈弯下腰,一个一个地捡,不停地擦水果。我不由得震住了,停下了脚步,妈妈用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供养着瞧不起她的我。我望着妈妈佝偻的身影,心中不禁一热,雨水重重地打在我头上,流进了我心里。于是我鼓起勇气走过去,从地上捡起一个苹果,在身上擦一擦,递给她,她吃惊地看着我,接过苹果,连声说:“好,好!”
     以后,每天放学,我都飞快地跑到妈妈身边,帮妈妈照看那古老而朴素的水果摊。以后我把这血浓于水的母女亲情藏进了我13岁日记本里。
     记得一位建筑学家曾说过,一面墙就是一面镜子,它能照彻人的灵魂。
【小组讨论】
     主持人:这篇作文写得还比较真实,但总觉得开头买书一事与卖水果有些距离。
     同学甲:这篇文章五百字不到,开头却用一百五十余字来写买书。这与“帮助妈妈卖水果”这个中心不相干。
     同学乙:开头这两段文字好像是另外戴上去的帽子。
     同学丙:不。买书是第三段开头“我家的经济有些拮据”的一种表现,并不是与中心无关。
     同学丁:我也同意这个意见。“我”要买书,妈妈却“很为难”,正是家庭经济拮据造成的嘛。
     同学戊:另外,结尾引用建筑学家的话“一面墙就是一面镜子”,也是游离于中心之外的材料。
     主持人:我小结一下。只要仔细分析,重新构思,买书、卖水果与“墙壁是镜子”都有内在联系,都能表现一个共同的中心。但是,作者并没有把三者集中起来表达一个明确的中心。我们想请教一下张老师,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师生交流】
     张老师:如果能用一条合适的线索来组织材料,恐怕会好一些。
     同学甲:线索?
     张老师:作文中有一种“彩线串珠”的说法,听说过没有?
     同学乙:听说过。“彩线”就是线索,“珠”就是材料。
     张老师:对。“彩线串珠”就是以某一个(或一组)具体的人、事、物或感情为线索,把多个像珍珠一样琐碎散乱的材料连缀起来,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这样能使记叙文中的内容多而不乱,形散神聚。同学丙:张老师,哪些东西可以做文章的线索呢?张老师:记叙文中的线索主要有如下几种:①以中心事件为线索。全文紧扣某一中心事件来组织材料,围绕这一事件展开情节。②以某一实物为线索。全文紧扣某一实物(如手机、电脑、铃声、小树)串起一系列材料。③以感情为线索。以某种感情变化串联起材料组成文章,完成主题的表达。④以某句话为线索。文章以一个词语或某个人物的一句个性化的话语来串联材料,构成有机的整体。当然,还可以用时间或空间的变化作线索组织材料。
     同学甲:《我帮妈妈卖水果》这篇作文,应该以什么为线索?
     同学乙:以“水果摊”为线索,行吗?
     同学丙:以“围墙”为线索呢?
     同学丁:以“妈妈”为线索呢?
     同学戊:好像它们都不能独立地管住买书、卖水果与“墙壁是镜子”三个材料,也不能表现一个明确的中心。
     张老师:对。线索应该既能统摄所有的材料,又能表现明确的中心;否则就不是合适的线索。
     主持人:能不能把“妈妈”、“水果摊”、“围墙”合起来作线索?
     张老师:将三者合在一起作线索,是一种综合式线索。其思路是可以的,但需要再修改,再优化。
    【作文训练】
     修改《我帮妈妈卖水果》一文。注意运用线索组织材料,表达中心。
【佳作示例】
  那人 那墙 那一方水果摊
姜 炎
     那人穿着陈旧的中山装,一天又一天地站在学校的围墙边;那墙披着因陈旧而不再鲜亮的白石灰,每天迎送着来来往往的莘莘学子;那自惭形秽的水果摊,终日依傍在那人的身边。
     每次放学,我都要从学校围墙旁边的水果摊经过。每次我都斜着眼偷偷地瞄一下那个中年妇女,便飞也似的一掠而过,生怕那人看我,叫我。
     有一天,下起了大雨。当快步经过那人身旁时,我不经意地瞟了她一眼,那人正手脚麻利地收拾着摊子上的水果。突然,一堆苹果散了一地,那人弯下腰,一个一个捡,不停地擦着。那晃动的身影紧紧地拽住了我的视线,我不由得震住了,停下了脚步。
     一个月前,我和妈妈在这墙边的地摊上看中了2005年《读者文摘》合订本。我哀求她:“我想买这本厚书。”妈妈看了看价钱(20元),很为难地点了点头。一周后的一天,我正在房中做作业,妈妈捧着一本厚书高兴地走进来:“丫头,书买回来了。”我激动地说:“妈,您太好了!”妈妈小声说了一句:“只要你喜欢读书,砸锅卖铁拆房子妈也舍得呀。”
     墙边的那人就是我妈妈呀!水果摊就是妈妈的命根子,也是我们家唯一的经济来源。日晒,风吹,雨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用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供养着瞧不起她的我。望着妈妈佝偻的身影,我不禁一阵寒心,雨水重重地打在我头上,流进了我心里。
     我赶紧走过去,从地上捡起一个苹果,在身上擦一擦,递给她。妈妈吃惊地看着我,接过苹果,笑了笑:“好,好!”
     那人,那墙,那一方水果摊啊,血浓于水的母女亲情当天晚上就藏进了我13岁的日记本里。
     以后,每天放学,我都飞快地跑到妈妈身边,帮她照看那陈旧而朴素的水果摊。那围墙旁边以后便是两个人,我已离不开妈妈。一位建筑学家说过,一面墙就是一面镜子,它能照彻人的灵魂。何止是墙?那人,那墙,那一方水果摊,它们就像一面坚韧、奋斗、俭朴的镜子,照射着我心灵的一切,给了我成长的智慧和勇气。那人,那墙,那一方水果摊,至今还定格在我生命长河的岸边。
(作者系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实验学校学生。张悦群: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中学语文教研员,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江苏省扬州市中学语文学科带头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