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点论证和《词句与句品》

  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除诗歌外。


  智慧是一种经验,一种能力,一种境界……


  如同大自然一样,智慧也有其自身的景象。


维也纳的智慧


维也纳是个很聪明的城市。


作为欧洲工业的心脏,每天有数以万计的人涌入这个城市,带给这个城市来自世界各地的喧嚣。维也纳没有城墙没有法令,却拥抱着一切。石油输出组织的总部坐落于此,带来的是欧洲各国的大企业,流出的是每日数以亿计的财富。维也纳很聪明,二战后在“马歇尔计划”的帮助下,它迅速恢复经济,并顺应时代,出台各种政策吸引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和无头苍蝇似的工业企业。在短短数十年间,它发展成了一个拥有百万人口的工业大城市,维也纳真的很聪明。


维也纳本是个小小的欧洲城邦,但在哈布斯堡王朝统治时期,玛利亚女王将所生的十六个女儿送出去和亲。维也纳很聪明,它以和亲的方式不断扩充着自己的领土,并以此成为当时最强盛的国家。


当然,同在哈布斯堡统治时期,维也纳在扩充领土时还接受了莫扎特搅局般的音乐创新和如同雨后春笋般的维也纳学派。维也纳很聪明,它凭借着莫扎特的音乐和自由的学术吸引了成千上万的音乐家和学者。最终,它以音乐和学术上的繁盛再一次征服了世界。维也纳真的很聪明。


维也纳的智慧在于它的政策、律令、音乐、学术……然而,这些智慧或许能成就它的一时之辉煌,却不足以支撑它于世界之巅而不倒。


幸而,维也纳抓住了让城市变为永恒的真正智慧。


当一次世界博览会向它招手时,维也纳客气地拒绝了。就如同一位隐者让世人一睹他的真容后又退回了深山。


有人说,维也纳就如同一个圆。它的工业,它的喧嚣都一直在圆的边缘,从未再往前踏进一步。而圆的中间,是飘扬着优美音乐的小酒馆,是散落在城市各个角落的维也纳大学,是三万四千张音乐会和剧院的每天座无虚席的位子……无论维也纳的石油和金子碰撞发出多么大的声响,你依旧能听到城市中心圣蒂斯芬大教堂日暮时的钟声,依旧能看到弗洛伊德坐在沙发上向你微笑……


或许,正是因为维也纳抓住了其智慧的本质,才没有变得像工业革命后的英国一样肮脏,才让它的维也纳森林永远生机勃勃。


智慧是多种多样的,我们也应该如同维也纳一样能够抓住智慧的本质,创造出永恒光明的未来。


【评语】


智慧的内涵究竟何如?谁能解得个中味?


作为一个小小的古老城邦,何以在历史进程中能一次次华丽地蜕变,直至“创造出永恒”?


此文高妙之处,首先在于逐层回答了智慧的内涵在灵动不呆板,包容不封闭,创新不守旧,圆融不固化。


作为说理散文,另一可贵之处在于不止于纯粹的议论,而是借事说理,以雄厚的史实解证着智慧最凸显的特征。


智慧的话题,更须智慧地驾驭。无论是整体构思,还是遣词造句,此文拿捏有方,大气磅礴。尤其说道“维也纳就如同一个圆”,不仅仅将智慧的最高境界比化作一个圆,更为可贵处在于能大胆地想象,独到地比喻,灵动地行文,直至将立意升华为“智慧”地“微笑”。


综合判分:70分。


 


 


12词句与词品


【原文】


“画屏金鹧鸪”①,飞卿语也,其词品似之;“弦上黄莺语”②,端己③语也,其词品亦似之;正中词品,若欲于其词句中求之,则“和泪试严妆”④,殆近之欤?


 


【注释】


①“画屏金鹧鸪”:出自唐代词人温庭筠《更漏子》:“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香雾薄,透帘幕。惆怅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


②“弦上黄莺语”:出自五代词人韦庄《菩萨蛮》:“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


③端己:即韦庄,字端己,长安杜陵(今陕西省西安市)人,唐代诗人韦应物四世孙,五代前蜀诗人、词人。其词与温庭筠并称“温韦”。著有《浣花集》,乃其弟韦蔼所编。


④“和泪试严妆”:出自南唐词人冯延巳《菩萨蛮》:“娇鬟堆枕钗横凤,溶溶春水杨花梦。红烛泪阑干,翠屏烟浪寒。锦壶催画箭,玉佩天涯远。和泪试严妆,落梅飞晓霜。”


【译文】


“画屏金鹧鸪”,是温庭筠词句,他的词品与这句词相似。“弦上黄莺语”,是韦庄词句,他的词品也与这句词相似。冯延巳的词品,如果想从他的词句中找到,那么“和泪试严妆”一句,大概比较接近吧?


【评析】


以词人之词句还评词人之风格,这种摘句批评的方法颇堪玩味。此则评说温庭筠、韦庄、冯延巳三人,而各取其词句形容其词风,王国维当别有会心处。“画屏金鹧鸪”乃温庭筠《更漏子》词句。《更漏子》词写春夜闺思,以塞雁、城鸟的惊起与画屏鹧鸪的漠然形成对比,表达一种怨慕之意。“弦上黄莺语”乃韦庄《菩萨蛮》词句。《菩萨蛮》词写韦庄早年红楼别之情形及别后相思,弦上黄莺之语其实是劝韦庄早日归家之意,写出了一种别情和归思。冯延巳的《菩萨蛮》也是写闺情,“和泪试严妆”一句虽亦写悲怀,但更着重表现自我珍惜之意。三词主题虽然相近,但其实有着怨慕、归思与自赏的不同。


但王国维各拈词句评论词人未必是考虑到词的整体内容和语境,而当有其一己之体认。试略加推想:“画屏金鹧鸪”或喻其意象精致富丽,但其实并无生气;“弦上黄莺语”或喻其音节婉转清脆,但其实与情景之真终隔一层;“和泪试严妆”则悲情抑郁之中自有庄重之心。王国维论词以境界为最上,而境界又独重真感情与真景物,温庭筠与韦庄之句皆非“真”景物,而冯延巳之句则是“真”感情。所以王国维看似并列三人以论,未下褒贬,但对勘其境界说的有关内涵,则臧否仍是明显的。只是王国维以这样一种方式来描述词品,确实有些不容易体会。顾随《人间词话评点》称这种方式“最为的当”,此或许可为知者言,而其实是难以为众多读者所领悟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