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作文研究文章发表于《中语参》2015年12期]

2015年全国各地中考作文题述评及2016年备考建议


往年一样,2015年全国各地中考作文题有一百几十则,从不同角度与不同层面体现了我国作文考试的价值取向。下面从作文题的思维导向、基本题型、命题思维、涉猎范围、存在问题与明年的备考建议等方面谈谈我们的看法,敬请行家同仁批评指正。


一个思辨倾向


那种想都不用想,或者根本不给考生思考机会和空间,只要求顺着给定的题意写作,考查的只是考生揣摩命题者想法的能力,而与自由思考、自由表达无关的八股式作文题,已经随着近些几年关注思维的命题趋势而走向衰微。2015年的一些中考作文命题,则进一步体现了思辨的倾向。


无论四川乐山题“____也是一种养料”、南京题“想想别人”,还是浙江宁波题“种子发芽以后”、湖北咸宁题“是苦也是乐”,或者福建莆田题“我终于说了公道话”、甘肃兰州题“重拾”,都蕴含着挥之不去的比较性思辨。湖北十堰题“新”,虽只一个字,但有“新”必有“旧”,“新”与“旧”的比较与辨析自然是避免不了的。湖南衡阳题“爱的力量”,需要“透过现象看本质”,需要从一系列“爱”的举动类推到“给人以挑战挫折的勇气、战胜孤独的力量、拥抱成功的信心”。这些具有思辨色彩的作文题,一般比较灵活,靠预先准备的模板和材料去“套”未必“管用”,而那些善于思维的考生自然会发挥得好一些。


有专家认为,我国学生普遍存在“思辨缺席症”。确实,有些中学生尤其是初中生片面、偏激、偏执、虚无与不着调。这些毛病与思维混乱、思考水平低下、思辨能力缺乏有着密切的关系。可学校不开思维课,中考作文题向思辨靠拢,考查一点学生的综合能力以及包括语言表达能力背后的理性思维能力,也似乎不无益处。


两大基本题型


本着便于考生审题立意的目的,可以把所有中考作文题分为两大种基本题型:一是题意较为显豁的直述型作文题,一是题意较为隐晦的隐喻型作文题。


(一)直白型作文题。其主要特点是直接呈现命题的基本意思或重要内容。如四川达州题“我最得意的一句话”、湖南娄底题“乐在其中”、呼和浩特题“___使我受益匪浅”、湖南郴州题“一同成长”、山东东营题“这,是一种修养”等都是直白型作文题。无论命题作文(包括半命题作文)形式、话题作文形式与材料作文形式,它们的基本内容考生只要粗粗一看大体了解。这类直白型作文题在相对轻松的审题之后,就可以直接进行作文立意。或以审题之意为作文的主旨,或根据审题之意进行“化大为小”的立意乃至选材与谋篇。如“这,是一种修养”,可以“小”到“人们互相谦让”,还可以再“小”到“同学争论时主动让步”。


(二)隐喻型作文题。其主要特点是用象征、比喻等艺术手法含蓄地表述一种意思。如贵州遵义题“橘子的启示”、浙江丽水题“给自己的世界一片晴朗”、浙江宁波题“我就是一颗会发芽的种子”、浙江温州题“月亮离我有多远?”、山东聊城题“风景在路上”。隐喻型作文题与直白型作文题不一样,审题时必须透过艺术手法知晓其“直白”的意思;否则,容易立意肤浅,不合题旨。“我就是一颗会发芽的种子”一题,有学生把它当作直白型作文题看待,以“这是颗会发芽的黄瓜的种子”题意,显然非常幼稚。这类作文题在“化大为小”的立意之前,一定要将其转换为“直白”的命题样式或语言形式,如“我就是一个积极进取的初中生”,然后再“化大为小”,如“我就是一个主动进取的搞发明创造的初中生”。


三种命题思维


命题思维包括模仿性思维、创造性思维、改造性思维等三种思维方式。模仿性思维命题难度不大,但容易雷同;创造性思维命题新颖别致,但命题难度较大;改造性思维命题则介乎其中。


(一)模仿性思维。这是直接仿照已有作文题而进行命题的思维方式。命题耗用的思维成本不高,所命之题相对陈旧,有的近乎袭用。福建福州题“让”与2005年江苏扬州题“让”一样,湖南娄底题“话说诚信”与2011年高考全国卷II作文题“诚信”雷同。中考作文前后撞车,影响到测试准确性,无论有意模仿还是无意模仿都是不应该的。不过,模仿是人类的本能,也是人类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的基本方法。当然,命题中的模仿性思维也不应一概斥之以守旧、袭用而予以否定。只要合情合理,不影响考试信度,也是可以的。比如命题作文、话题作文、材料作文这三大作文的基本模式,其题干、提示、要求与赋分等内容,自然需要模仿,否则就不能形成稳定的命题常规。


(二)创造性思维。这种命题思维所命制出来的作文题,在以前的中考与高考之中基本没有出现过,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四川南充题“突破”与江西南昌题“丢”较为典型。“突破”,审题难度小,具有冲击力;“丢”,通俗易懂,言简意丰。有的作文题在引出题目的材料方面进行创新,比如从考试走向教材,教材引发写作,以打通读写联系。江苏扬州题“苦趣”,先引用课文中的阅读材料,“生活中的趣味有些从苦中得来的,苦涩的‘柳叶儿’为作者宋学孟的童年抹上一丝亮色,艰苦的历险将汤姆索亚带进了神秘新世界,风雪苦读让宋濂体验到求知的味”,再“推出”作文题“苦趣”来。


(三)改造性思维。这种命题思维与前两种命题相比,题目不陈旧,命题难度也不过大,命题可信度也比较高。有的是对以前作文题――命题或话题――名称的改变,福建厦门题“守护____”是对2009年江苏扬州题“呵护”的改造,黑龙江馁化题“跨越____”是2007年对上海高考作文题“必须跨过这道坎”的改造。有的是对几种作文题内容的综合,如海南题“‘智慧’手环”,综合了2014天津高考作文题“‘智慧’芯片”与传统的作文扩写形式。


六个涉猎范围


一是真情体验2015年有相当一部分中考作文题,都主张让考生“用我手,写我心”,抒写他们独特的情感体验。湖北黄冈题“那一刻,几分甜蜜在心头”与四川达州题“这次经历,让我意识到____情是多么值得珍惜啊”以及南京题“留在心中的那份___”等题目,引导考生抒写打动过自己的事情,抒发其真切感受。同样,山东东营题“向____鞠躬”、安徽题“难忘那____的眼神”、江苏苏州题“记得那一次出发”……都要求考生写出真切的情感体验。


二是生活感知有一些地区的中考作文题注重引领考生回忆、总结与认知生活,抒写他们对生活的独特感受与思考。连云港题“凝视生活”表面上是“看”,实际上是思考与感知;河北题“我最得意的一句话”表面上是“话”,实际上是生活中的一个小点;山东济南题“那一支春天的歌”,表面上是“歌”,实际上是生活中的一个美好的东西;山东济宁题“邻居”表面上是一个住户,实际上是家庭生活环境一个方面的感知。


三是人生成长山东聊城题“风景在路上”强调人生成长的过程;上海题“不止一次,我努力尝试”直接指向这个过程中的艰辛;贵州黔南题“我学会了____”与浙江义乌题“我长大了”,则表明经过努力后的结果。四川南充题“____伴我前行”暗示人生成长需要相应的条件,湖南长沙题“书,我的良师益友”说明读书学习对人生成长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重庆B卷“木偶怎么修”侧重指向“授之以渔”的学习方法。


四是道德建构。尽管“作文”不需要完全为“做人”服务,但作文题也应当具有不可或缺的“育人”功能。山东烟台题“这,是一种修养”与湖南娄底题“话说诚信”直接指向道德建构,而湖南衡阳题“爱的力量”与南京题“想想别人”,也与道德建构明显相关。至于山东潍坊题“鸽子与乌鸦”,通过鸽子对乌鸦“你如果不改变自己的声音,飞到哪里也是白费力气”的真诚告诫,无疑也是对考生反思自我与提高道德修养的启发。


五是审美欣赏广东汕尾题“我感受到了____的魅力”与四川眉山题“有一种记忆叫温暖”,分别出示描写自然的片段――“登泰山看黄河,我们感受到了祖国名山大川的雄奇与秀美……”“一次次亲昵的呼唤,荡开了心间的冰花,那是被岁月存封的温暖;一回回颔首的微笑,洗却了人生的疲惫,那是被日子串起的记忆”,给考生以美的享受以及联想、想像的启发。四川广安题“发现”与浙江湖州题“挥挥手,出发”,分别呈现饱含哲理的警句――“拥有一双智慧的眼睛,你会发现:心怀真善美,便萦绕满怀馨香……”“是远方/在召唤我们前行……”“没有比较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以引导考生思考、审美与再创造。吉林题“春嫩不惧寒”与湖北荆州题“那天,雨一直下”都呈现出形象的自然风景,给人以再创造的空间。


六是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分为优秀部分与非优秀部分,一些中考作文题所引用的材料分别从不同角度、不同层次体现了优秀传统文化。四川宜宾题“站在____”引用的“嵇康站在生的边缘淡然赴死,陶渊明站在东篱下悠然抬头,李大钊站在时间的洪流上呼吁珍爱”的资料,山东泰安题“伯牙与钟子期”引用的“高山流水”的故事,湖北宜昌题“‘争’与‘不争’”引用的梁启超和陈寅恪的材料,分别从优秀的人格精神、人与人之间的知音情怀、君子风范方面,展示了我国优秀的文化传统。四川遂宁题“风景”,所引用的材料不仅涉及我国古代愚公移山的刚毅执着、桃花源里的怡然自乐等精神现象,还涉及到法国批判列宁主义大师福楼拜家的生活情景,融中外传统文化于一炉。


四个缺憾之处


(一)材料作文,歪曲了作文考查的本质特征。材料作文,连年出现在一些中考作文题中,这是值得反思的命题现象。笔者不禁发问,这是考阅读还是考作文?如果考生读不懂材料,不能正确地审题,能顺利地写好作文吗?这种在作文中介入阅读考查,并以此为作文必要前提的做法,势必歪曲作文考查的本质特征,影响考生写作能力的正常发挥,也会降低语文测试的准确性。


(二)审题困难,害苦了广大考生。有的考题审题难度太大,甚至超过高考作文题。比如四川绵阳题“劳动的色彩”,笔者试着给高三学生做,他们也想不出“劳动”应当是什么样的“色彩”为宜。再如成都题“挥手自兹去”,笔者试着给高二学生做,他们也弄不清“兹”应当在什么样地方,“去”应该“去”哪里。如此中考题的审题难度,远远超过高考作文题“假如我与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北京题)、“智慧”(江苏题)、根据父亲高速开车打手机一事“给小陈、老陈或其他相关方写一封信,表明你的态度”(北京题)。作文题的题意含蓄一点也未尝不可,若晦涩艰深,则容易使考生无从下手。考生1小时左右要写成600字的作文,已经是够紧张的了,再在审题上同他们捉迷藏,这种游戏不是害苦了广大考生吗?


(三)命题陈旧,容易造成不公平问题。今年全国各地中考作文题固然有不少新题,但也出现了一些旧题。如陕西题“我的老师”,人们一看就认为没有半点新意,不少考生顷刻间就想到魏巍的散文《我的老师》。广东深圳题“回家”是2008年江苏扬州题“回家”的旧题,福建福州题“让”也是2005年江苏扬州题“让”的旧题。四川攀枝花题“艰难的选择”也是全国高考题“心灵的选择”的翻版。陈题旧题,平时练练写写没有什么大碍,中考是几万乃至几十万考生选拔高中人才的大考,容易出现“你做过,我没做过”的现象,容易造成考查不公平的问题。


(四)追求思辨,想把考生逼成假把式哲学家。今年的中考作文题总体涉猎范围广泛,但有命题加大思辨考查的力度是绝不含糊的。重庆题“生命的意义”先呈现一首诗,然后让考生“沉思”一个高大上的哲理“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实在不容易。广州题“广州风格”一反近几年的命题习惯,考查从具体到概括,再从概括到具体的思辨能力,委实难度太大。山西题是关于“传统节日”的材料作文,“一个个传统节日……演绎着中华民族的文明”之中的“演绎”,有多少考生理解?黑龙江绥化题“感谢生命中的美意”,也晦涩难懂。命题者却要求考生像下级对上级那样,对其复杂的指示精神“心领神会”;他们则拿着标准坐看谁中我肯綮,合我绳墨,不写出满篇“哲理”的文字不肯罢休。笔者依稀看到作文题后面命题者洋洋自得的脸庞。兴许也有考生的优秀作文能给予安慰,那种言及其义或言不及义的假把式哲理之论,让人一看就觉得作文题出得很好:“啊,又一篇满分作文!”。只要细心一看,就会发现思维紊乱,病句百出。此类哲理作文题的不断出现,则表现出作文命题是何等空虚,何等苍白。命题者的脸,可以说是今日教育和考试制度的脸。这类哲理作文题大可不必继续下去,否则影响的与损坏的恐怕不仅是语文考试本身。


五点备考建议


(一)区别审题与立意,明确两者关系。为什么把审题与立意分开来?因为两者既有联系也有区别。搞不清区别,就弄不明联系。长期以来眉毛胡子一把抓的做法是很不恰当的。审题,是读懂别人给出的材料或命题;立意,是确定自己文章的意旨。比如福建大田题“马云的警句”,审题是读懂“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是绝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这句话的意思,即“应当坚持走过成功前夕的更残酷之际”。立意呢?则是确定自己文章的主旨。自己文章的主旨自然应当根据审题之意而确定。这既可以将审题之意作为自己文章的主旨,也可以从审题之意引出更为具体的意思。后者如以“中央红军坚持走过长征胜利前夕更残酷的过草地之路”为立意,写一篇记叙文。


(二)注意隐喻型命题,进行审题转换。隐喻型作文题与直白型作文题不同,题意含蓄与隐晦,在审题时需要进行转换。如前文所说,使隐喻型作文题转换为“直白”的命题样式或语言形式。不能直接根据隐喻型作文题的字面意思进行“化大为小”的立意选材。如四川资阳题“拐杖”,应先将其转换为“依赖的东西”,然后由此进行立意。可以“化大为小”,比如“人生依赖的信仰”,乃至“抗战将士依赖的卫国信仰”。


(三)注意改造性思维,避免误读题意。由改造性思维命制的作文题,容易使考生因命题相似而误读题意。如前文所说的“守护____”与“呵护”两道作文题,虽然只有一字之易,但含意大不一样。但如有考生考前练过“呵护”,就容易用来写“守护____”。这时特别要注意两个作文题的区别:前者侧重“看守保护”,后者侧重“爱护保护”;前者多用于一般的守卫,后者多用于较强的一方对较弱的一方照顾。再如前文所说的“‘智慧’手环”与“‘智慧’芯片”两个材料作文题,侧重点也不一样。也就是说,如果看到这类似曾相识的作文题,不要轻易用以前的熟悉的或练过的作文题来取代它,以致误读题意。


(四)加强四句文训练,提高表达能力。考作文主要是考查考生书面语言表达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强容易得分高,所以,在整篇作文的训练的同时,也要穿插进行片段训练。不妨进行“四句文”训练,即根据某个命题进行四句话(包括复句)的短文写作。这“四句文”写作有四个具体要求,一是整体文字须紧扣命题主旨;二是注意四句之间的连贯;三是注意句子内部的通顺,不能有语病;四是点好四个句末标点,即句号、问号、惊叹号。多次进行这样的训练,在语言表达上下苦功夫,对于提高整篇作文的写作能力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五)注重素材积累,丰富作文内容。第一,要背诵与运用课本或课外名著中的种种优秀篇章、精彩片断、优美语句……如果读而不背,作文时仍然想不到这些好材料;如果背而不用,写作时仍然不能构成自己的语言系统。第二,积累生活中的作文素材,在参观、旅游、劳动、科技活动中,留心自己的真切感受;在视影、广播等视听活动中,留心有用的材料,包括灵感。勤动笔,多记录,坚持写观察日记,做好文字积累,练好语言表达基本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