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高考作文研究论文发表于《中学语文教学》7月号

2015年全国各地高考作文题


每次高考结束,作文试题都不免被媒体和社会各界热炒一番。那些专业、非专业的人士见人见智、褒贬不一的评价,显示出全社会对高考作文的重视程度。有人评论立足于命题材料的价值阐释,对未来高考命题的发展趋势进行分析、预测,有的立足于应考技能分析材料的属性,力图对今后作文教学与复习备考提供指导,也有的从阅卷方式的角度探讨命题质量,为作文合理的科学评价提供理论支撑。无庸置疑这些评论自有其可取之处。但是作为大规模的选拔性考试,必须综合考试测量学、教育学、社会学、文化学、写作学等诸多因素,把高考作文试题放在这些众多因素中找到相应的切合点,评价才符合理性。


(一)命题作文重新露面,材料作文仍唱主角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樊未晨于201567日发表《教育部考试中心权威发布2015年全国高考语文作文分析》一文(见各大网站),开篇说道:“2015年全国高考语文作文试题,由教育部考试中心命题3套,各省市自主命题13套,总计16套,全部采用材料作文题型”。不过,这个“权威发布”还需要纠正。北京卷命制了两道命题作文,以“假如我与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为题与以“深入灵魂的热爱”为题(让考生选做一题)。当然,一家试题的不同并不影响全国各地高考作文命题仍以材料作文唱主角的整体格局。


材料作文肇始于上世纪80年代,当时要求考生先揭示材料含意再写议论文。如果考生读不懂材料,弄不准含意,势必走题或偏题。本世纪重新兴起的材料作文与之不同,被称为“新材料作文”。在材料含意的解读上一般不为难考生,或暗示中旨,或提示中心,有时还列出几个观点供考生选择。2005年以后,随着话题作文的衰落,材料作文与命题作文双峰竞秀,很快命题作文也重履下坡。直至2013年,命题作文只剩下天津卷的半命题作文“__而知之”,其他都是材料作文。2014年命题作文(包括半命题作文)销声匿迹,18道作文题全是材料作文。2015年除了上文说到的北京卷,其余15套试卷都是材料作文。


可是,在大家不约而同地选用材料作文与众口一词地叫好材料作文时,笔者总是暗自发笑:高考作文倒底是考写作,还是考阅读?材料解读不过关,写作能考好吗?由此还想到,各地阅卷对材料作文的审题立意有没有一个科学标准或统一的共识?命题中的材料编写是否符合实际,合情合理?可以不客气地说,时下的材料作文至少存在三个弊端。第一,以阅读考查为前提而进行作文考查,考生读不懂材料就写不好作文。这种读写不分的考查指向,让考生在解读材料时耗费相当的写作精力与时间,以致影响到他们写作能力的正常发挥。退一步说,若想进行读写综合测试,只有在不考阅读而“只考一篇作文”的情况下方可实施。否则,读写不分必然影响作文考查的信度与效度。第二,全国各地作文阅卷对材料作文的审题立意,没有统一的共识。有的以材料主旨为作文的立意,如2014年江苏卷“青春”,阅卷组认为只有写“精神的青春不朽(与生理的青春不一样)”才算切题。有的以材料主旨派生出来的诸多意思为作文的立意。阅卷标准不一,乃至影响到平时教学,一线老师常为“作文立意是不是只能取用材料中心”的问题而纠结。第三,材料作文题的材料编写,由于多种原因常常不合情理,不孚实际,时常胡编乱造。比如比如重庆卷“等候母亲”,硬塞给考生一个虽合情理却不合实际的事情。试想,城市公交怎么让一车人等一个人?其实驾驶员大可不必违规,完全可以指导小孩带着残疾母亲坐一班车。这样处理,还能避免这位残疾人母亲因慌忙赶路而易于造成的安全隐患的发生哪。


好在北京卷一连设置两道命题作文,犹如冲出的两匹黑马,搅动了一下材料作文一统江山的局面。不过,随着材料作文弊端的日益显露,命题作文的这次重新露面对未来命题形式可能会产生不大不小的影响。


(二)文体限制空前走高,诗歌限制悄然走低


高考作文提出的“符合文体要求”,有两层含义。一是符合作文题本身的文体要求,二是符合考生自己选定的文体的要求。近几年的高考作文题,无论“文体不限”,还是“文体限制”,“符合文体要求”是毫不含糊的。请看下表:







































年份


“明确文体”


“文体特征鲜明”


“必须符合文体”


写记叙文或议论文


写一种文体


2012


大纲卷、课标卷、辽宁卷、安徽卷


山东卷


福建卷


福建卷、湖南卷


江西卷


2013


大纲卷、课标两卷、辽宁卷、安徽卷、浙江卷


山东卷


福建卷


福建卷、江西卷、湖南卷


 


2014


大纲卷、课标两卷、辽宁卷、安徽卷、浙江卷


山东卷、天津


福建卷


福建卷、江西卷、湖南卷


 


2015


课标卷2、安徽卷、浙江卷


山东卷、天津


福建


福建卷、湖南卷


课标卷1、北京卷一题、浙江卷


四年来,明确提出“明确文体”“文本特征鲜明”“必须符合文体”等要求的试卷逐渐增多。2013年比2012年在提出“明确文体”的要求上多出三卷(两套课标卷、浙江卷);2014年又在提出“文体特征鲜明”的要求上多出一卷(天津卷)。2015年,在持续保持文体要求的基础上,新增了三道单独体裁的文体限制题,即福建卷的“路”(记叙文或议论文)、湖南卷的“大树旅行”(记叙文或议论)、课标卷1的“举报父亲”(书信)、北京卷的“假如我与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记叙文)、浙江卷的“文品与人品”(议论文)。整体上看,2015年对文体限制的要求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说到文体,不能不说到诗歌。尽管有专家批评过多次,高考作文不能限制诗歌,但连年有人限制诗歌,2014年全国18家试卷中的北京、天津、山东、上海、江苏、安徽、重庆等8家试卷仍然限制考生写诗。2105北京卷“深入灵魂的热爱”一题值得注意,命题破天荒地删除了“文体不限”后面括号中的“诗歌除外”四个字。无疑是着意为之,主张诗歌解禁。这样,2015年就只剩下天津、山东、上海、江苏、安徽、重庆等6家试卷继续限制考生写诗歌了。安徽省、重庆市明年不再自主命题,2016年“诗歌除外”的试卷只有四家。也就是说,高考作文命题中的诗歌限制正在悄然走低。


明确的讲,禁止考生写作诗歌有违课程标准。《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指出中学生应进行文学类文本的写作,要进行诗歌创作。尽管有教材因此编排了诗歌写作训练,可高考不准写诗歌,平时根据教材进行的诗歌写作教学自然也会名存实亡。托尔斯泰说:“诗是心灵之火。这火能点燃、温暖、照亮人心。”诗歌写作能濡染学生的心灵,陶冶学生的性情,激发学生的想象力,提高学生的综合素养,能产生意想不到的“诗教”效果。我们怎能禁止学生写诗呢?如果说阅卷难以把握评判标准,可几年来全国卷、湖北卷、广东卷、辽宁卷、四川卷都不限诗歌,这些省市不是照样顺利的阅卷评分吗?而且还出现了一些优秀的诗作。高考限制诗歌,不仅影响到平时的诗歌阅读教学与写作教学,还会抑制学生的想像力与创造力。每每翻阅中学生那花季年龄阶段的诗作,笔者心里总是涌起一阵莫名的悸动,也涌起一种高考都能解禁的诗歌写作的期盼。


(三)二元对立合理运用,思辨势头有所节制


由于连年强化思辨,加上曲解思辨,人们在作文命题中简单化地介入二元对立思维方式。2014年发展到一个高峰,除了课标卷2、大纲卷、湖南卷、江西卷、重庆卷,其余十多套试卷的作文命题都不同程序地表现了二元对立。课标题I“山羊过独木桥”中的比赛规则能否违反、辽宁卷“祖孙夜话”中的“大街通明”与“满天繁星”、福建题“空谷联想”中的“悬崖峭壁”与“栈道桥梁”、江苏题“青春”中的“不朽”与“不朽”……彼此对立的两种概念或判断,让考生简单地肯定其一与否定其一,反倒纯化了学生的思维。其实,二元对立理论的本质并非如此。相互矛盾的双方,实际上也是相互依存的关系,一如阴与阳、物质与意识、情感与理智……


2015年的以二元对立思维方式设题的作文题大为减少,只有浙江卷、广东卷、山东卷、上海卷、四川卷等5道题。简单化运用二元对立的作文题只有一题:浙江卷“文品与做人品”,将“作品的格调趣味与作者人品应该是一致的”“作品的格调趣味与作者人格有可能是背离的”两者对立在一起。其余都能遵循二元对立的原理,合理运用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第一,转换为一元命意。如山东卷“丝瓜藤与肉豆须”,是要区分还是不要区分,本来是二元对立的话题;但命题通过材料中父亲“种它们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分辨的”的解释,使二元对立转化为一元命意。第二,转换为辩证统一的整体,具体为如下两种类型。一是暗示统一,如上海卷“坚硬与柔软”。本来“坚硬”与“柔软”也是二元对立的话题,但命题通过材料“如何对待它们,将关系到能否造就和谐的自我”的结语予以暗示,正确对待与吸纳“坚硬”与“柔软”。二是明示统一,如四川卷“老实与聪明”不仅明确指出“老实和聪明能为一个人兼而有之”,而且进一步辩证统一为“老实是另一种聪明,聪明未必是真聪明”。


这样转化就避免了非此即彼的简单思维,而走向了辩证思维。不过,有个考试原则我们还是要搞清楚的。作文不是考查逻辑思维的,而是考语言表达的。命题不能一味强调思辨,要尽可能避免一些有难度的思辨话题。作文考试不必从思维学或逻辑学中找些原理来扰乱视线。可能有人说语言与思维不分家,强调思辨就是强调作文。错。表达是表达,思维是思维。写作是一个综合的语言表达活动,涉及语体、读者、作者、内容诸多方面,思维是一个专业性较强的逻辑思维活动。如写议论文,逻辑学的定义、判断、推理等活动并不能代替论证过程的写作活动;如写记叙文,较多涉及形象思维,就更加不言而喻了。在这方面,我们更欣赏全国卷1“举报父亲”、全国卷2“三名候选人”、天津卷“范儿”与北京卷的两道作文题,不刻意追求思辨,不让考生在审题立意的思辨上耽搁多少时间,以便他们顺利地进行写作考试。


(四)模仿创新同时存在,编造痕迹依然明显


模仿是人类的本能,是人类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的基本方法,是社会进步与发展的根源,也是创造的基础与条件。作文命题中的模仿不应一概视之为守旧或保守,无论是有意识模仿还是无意识模仿,只要合乎命题规范,有利于作文考查,都是可以的。比如很多命题的题干“阅读下面的材料,按要求作文”与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义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都连年模仿。这样的模仿是不仅可行的,而且必须的,因为是作文考查的规范。


就这类“要求”而言,也有几道题根据命题式样进行了创新。全国卷1举报父亲”要求“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选好角度,确定立意,完成写作任务”,且“明确收信人,统一以‘明华’为写信人,不得泄露个人信息”。这是基于作文样式为书信而进行的创新。同样,北京卷两题的要求也是随着命题样式进行了创新。“假如我与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一题,要求考生“自选一位中华英雄,展开想象,叙述你和他(她)在一起的故事,写出英雄人物的风貌和你的情感”;“深入灵魂的热爱”一题,要求考生“自选一物(植物、动物或器物,梅花除外),可议论,可叙述,可抒情,文体不限”。这样的“要求”新颖而活泼,具体而贴切。天津卷“范儿”以近年来社会上流行词“范儿”及其派生的“中国范儿”“潮范儿”等词为材料,要求考学生结合自身体验与思考写一篇文章。该题根植现实生活,具有时代特色,导向积极,彰显正能量,不仅有新意,而且接地气,易于引发考生的联想与思考。


可是,有些作文题的取材雷同于陈题北京卷1呈现“岳飞、林则徐、邓世昌、赵一曼、张自忠、黄继光、邓稼先”这些人物让考生“选人作文”与2004年福建卷以“一个人物或文学形象作为话题”的作文非常相似。当年福建卷很有创意,列出“孔子、苏轼、曾国藩、鲁迅、史蒂芬•霍金”等人物与“曹操、宋江、薛宝钗、冬妮娅、桑提亚哥”等文学形象,也是让考生“选人作文”。那年是全国第一次全面下放命题权,这道作文题在语文人的心目中印象非常深刻,甚至有学校因此训练过这道题。尽管时过11年,也不宜如此模仿命题。福建卷的“路”,所说“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也成了路”与2006年江苏题“人与路”的命题所说“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有了路”何其相似乃尔!命题内容浩如烟海,为什么偏要选用前人用的材料呢?或曰:“我只是运用鲁迅的话,没有有意模仿江苏卷。”错。作文命题应当研究作文题的,不仅要研究全国各地的高考作文题,还要研究全国各地的高考模拟卷中作文题。否则,难以确保不雷同、不撞车,难以保证测试的均衡性与权威性。


有些作文题叙事材料不孚实际,不合情理,编造痕迹明显。全国卷1“举报父亲”尽管与重庆卷“等候母亲”内容不同,但都是一样的违背事实。且不谈女儿向警方举报自己父亲高速开车接电话这一举动是否真实,就说警方“将这起举报发在官方微博”一事。请问有哪个地方的警方会如此违规违法,不注意保护举报人,公开曝光他人家庭的隐私?即使命题是童话寓言材料也不能随意编造,也必须遵循文学真实的原则。湖南卷“大树旅行”是童话故事,作为一棵大树最大的价值是什么?枝繁叶茂,浓荫匝地,成为飞禽、走兽们喜爱的休息场所。飞禽走兽们想去外地旅行,大树没有必要攀比。大树就是大树,没有必要想与禽兽一样而矮化自己的形象。而且没有翅膀,没有腿,反而要去旅行,自然不切实际,权威而伟岸的大树不可能有如此妄想。再说飞禽走兽吃了果子很快就会消化与排泄,不要说走兽奔跑的速度跟不上,就是飞禽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把大树的种子传到世界各地去。显然,这个童话故事破绽迭出,违背了文学真实的原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