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悦群团队语文本质研究之九

语文华美转身之九:抓住综合性学习的关键

[编者按]到目前为止,仍然有人对语文学科中的“综合性”学习存有两种偏向。其一,以为“综合性”与“实践性”密不可分,两者差不多是一回事;其二,认为“综合性”学习重在综合,进而忽略了语文学科的本质属性。我们以为语文课程中的“实践性”是各门学科的共同特点,既与语言文字即信息载体所表现的“综合性”截然不同,也与语文学习活动的“综合性”不完全一样。语文课程的“综合性”与综合性课程的“综合性”也大相径庭。为此,本期推出张悦群及其团队的一组文章,以澄清语文课程的几个属性,进而解决“综合性”学习在语文教学中的相关问题。

[宏观理论]

“综合性”学习的教学要旨

张悦群

一次研讨会,我翻开2011年新课标修订本与大家学习其中的语文定义:“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居然有位名师说:“这是给语文课程下定义,不是给语文下定义。”我一笑:“语文课程就是我们天天执教的语文啊。”

为了讲清楚这个道理,我当场举例解说“语文”的两个含义:“某经理语文水平高”“某教师语文教学水平高”,两个“语文”并不一样。尽管有专家区别过,认为前者指语文学科,后者指语文课程;也是不严密的,课程与学科这两个概念的外延并不排斥。课程,包括若干学科;学科,可以是学校课程,也可以不是学校课程。比如“阿炳音乐水平很高”中的“音乐”就是非课程中的音乐学科。因此,上面两种“语文”,一是非课程领域中的学科,一是课程领域的学科。要真正认识这个问题,必须清楚――

两种“语文”的内涵

概念内涵是相应外延的抽象化,要认识内涵先得认识相应的外延。非课程领域中的学科即科学学科。科学学科是一定科学领域或一门科学的分支,如自然科学中的数学、物理、化学,人文社会科学中的法学、社会学、语言学,技术科学中的工程力学、工程地质学等。科学学科是与其知识相联系的一个学术概念,是自然科学、人文社会科学和技术科学三大知识系统内子系统的集合概念。课程领域的学科即教育学科。教育学科是与其知识相联系的一个课程概念,指各级各类教育中的学科。教育学科是科学学科的课程化,科学学科是教育学科的前身。两种学科不能混为一谈,否则会影响到学校课程的理解、实施、开发与建设。

然而,三大科学领域中并没有“语文”这个现成的分支,所谓科学学科的“语文”似乎找不到合适的归属。但应当看到科学学科经过课程化,成为相应的教育学科的两种对应情况。一门教育学科对应一门科学学科,比如“化学”对应“化学”,“生物”对应“生物”;一门教育学科对多门科学学科,比如“政治”对应“政治经济学”“哲学”“时事政治”等。“语文”像“政治”,对应的学科较多,涉及人文社会科学中“语法学”“修辞学”“文章学”“阅读学”“写作学”“文艺学”等学科的部分内容。也就是说,课程领域中的语文是由多门科学学科的相关内容经过课程化而形成的教育学科。其“相关内容”是它的前身,可称为“前语文”。前语文经过课程化,即按照不同发展阶段的学生的认知方式、结构,进行选择与删减、抽象与演绎,改造、编制成新的知识体系与教学体系,以形成学生学习的语文功课,即学校中的语文课程。

“某经理语文水平高”中的语文是前语文,“某教师语文教学水平高”中的语文则是我们与学生天天教学的语文。前语文的内涵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和信息载体”“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即“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因为,人类需要运用这门学科的知识与技能进行交际,也需要运用这门学科承载文化内容。若说“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这是给语文课程下定义,因为学校需要运用这门学科进行教学。至于语文教学活动中必然存在交际行为,语言文字中必然存在文化内容,也正是教育学科来自科学学科的特点所决定的。

从建国到2011年以来,我国对“语文”的解说一直纷繁芜杂。2001年颁布的新课标(实验稿)中的两句话――“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一直受到质疑。主要原因在于,没有揭示教育领域中语文课程的内涵,以致大家不清楚学校开设语文课是干什么的。因此实际教学非常尴尬,在“工具性”视野下又不能训练,工具难以准确而熟练起来;无所不包的“人文性”又有唯我独大而无从下手。一线教师往往放弃了艰苦细致的工具性的训练,而去追逐难以落实的大而空的人文性的时髦,结果教学质量每况愈下。而新修订的课标把语文课程定义为“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正是对这种疑惑的破解,也是一百多年来我国几代语文人艰苦探索的一个阶段性成果。不过,这个语文课程的定义,仍然存有问题。关键在于没有弄清楚――

三个“属性”的区别

要说语文课程的定义,须说逻辑学中的概念。概念的定义,在逻辑研究领域一直备受争议。对于普遍流行的“概念是反映事物本质属性的思维形式”这一定义,逻辑界一直都不满意。一些专家提出过自己的观点:“概念是反映事物的特有属性(固有属性或本质属性)的思维形态”;“概念是反映对象及其属性的思维形式”;“概念是通过反映事物的本质属性来反映事物的思维形式”。尽管对概念的定义没有一个定论,但根据不同论者的观点可以看到概念的定义是为了使该事物与其他事物很好的区别开来,因此我们需要讨论概念反映的究竟是事物的本质属性还是特有属性,或者别的什么属性。

属性什么?属性是对象的性质及对象之间关系的统称,属性反映的是对象的性质和不同对象之间的联系。根据这一点,就有了我们所需要区别的本质属性、特有属性乃至共有属性。特有属性是指为一类对象独有而别类对象所不具有的属性。人们就是通过对象的特有属性来区别和认识事物的。如“两足、无毛、直立行走、能思维、会说话、能制造和使用生产工具进行劳动”是“人”的特有属性,从而将“人”与其他高等动物区分开。而“有五官、四肢、有内脏和血液循环等”则不仅为人所具有,也为其他高等动物所具有,这是共有属性。共有属性没有区别性与隔离性,特有属性具有区别性与隔离性。“学习语言文字运用”与“综合性”是“语文课程”的特有属性,它能将语文课程与其他课程区分开来。“实践性”则不仅为语文所具有,也为其他学科所具有,这是众多课程的共有属性。试问哪一门学科不需要实践?

在特有属性中,有些是本质属性,有些是非本质属性。本质属性是决定一事物之所以成为该事物而区别于其他事物的属性。某事物固有的规定性和与其他事物的区别性是本质属性的两个特点。如“能思维、会说话、能制造和使用生产工具进行劳动”,是“人”的本质属性;而人的其他特有属性,如“无毛、两足、直立行走等”则是“人”非本质属性,它们仅有类的区别性与隔离性而没有质的规定性与决定性。

“学习语言文字运用”这一属性,是“语文”特有属性中的本质属性;“综合性”这一属性,则是“语文”特有属性中的非本质属性。因为,“学习语言文字运用”,是决定“语文”之所以成为“语文”同时也区别于其他学科的属性。既有区别性与隔离性,更有规定性与决定性。首先,它规定了语文课程教与学的主要任务,决定了语文功课的核心目标;同时,也把语文课程与其他课程区别开来。“综合性”则不一样,它是语文课程特有属性中的非本质属性,只有区别性与隔离性,但没有规定性与决定性。“实践性”更不一样,它是各门学科的共有属性,既没有区别性与隔离性,更没有规定性与决定性。请看下面这幅图:

属性分为共有属性与特有属性,特有属性又分出本质属性与非本质属性两个部分。完整的非本质属性则包括共有属性与特有属性中的一部分。联系语文课程来看,“实践性”只是共有属性,当然也是非本质属性。“学习语言文字运用”与“综合性”都是特有属性,而“学习语言文字运用”是特有属性中的本质属性,“综合性”是特有属性中的非本质属性。给一个概念下定义,揭示对象的特有属性即可,因为本质属性包含在特有属性之中。如果只揭示对象的本质属性而摒弃其他特有属性,则是不完整的;如果既揭示对象的特有属性,又介入对象的共有属性,则是多余的。

如此说来,现有的语文课程定义应当删除“实践性”,修改为“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课程”。这样修改,也能解决有人所质疑的“实践性”与“学习语言文字运用”中“运用”所重复的问题。显然,“综合性”作为特有属性放在语文课程定义中,应当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弄清楚――

“综合性”的教学要旨

尽管语文学科与与其他学科不一样,是以“学习语言文字运用”为核心目标的母语学科,但是语言文字就是“信息载体”,就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世界上没有无信息内容的文字,没有无文化内容的语言。诚如德国语言学家洪堡特所说“民族的语文即民族的精神,民族的精神即民族的语言,“使用一种语言就意味着接受一种文化,隔断一个人与母语的联系,就意味着使他与文化传统断绝了联系” 。也就是说,语文学科的“综合性”是与生俱来的特有属性。学生“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同时,也综合地学习了语言文字所承载的文化内容。

是不是语文学科具有天然的综合性,我们的语文教学就不要指导学生进行综合性学习呢?不。要指导学生进行综合性学习,包括语文知识的综合运用、说读写能力的整体发展、语文课程和其他课程的沟通以及书本知识与生活实践的结合。这些综合性学习都要符合一个要旨,即必须体现“语言文字运用”这个本质属性。

这里的综合性学习是语文课程的综合性学习,而不是综合课程的综合性学习,不能因为综合性而忽视了语用性。语文综合性学习应当特别注意与防止非语文内容的干扰。教师既是课标的执行者与操作者,也是课标的开发者与完善者。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对新修订的语文课标作出相应的再修改。比如“树立社会义荣辱观”“培养良好思想道德”“领会作品中所体现的科学精神和科学思想方法”等要求,增加“渗透”“融合”“体现”之类的动词。再如“在实现语文学习目标的同时,提高对自然、社会现象与问题的认识,追求积极、健康、和谐的生活方式,增强抵御风险和侵害的意识,增强在与自然、社会和他人互动中的应对能力”一段,也明显把语文学习的内容与非语文学习的内容放在同等位置上。等于要求学生还要去学习语言文字所承载的所有内容,又让语文教学陷于“包罗万象,不堪负重”的境地。不妨再修改一下,“在实现语文学习目标的过程中,逐步自觉地提高对自然、社会现象与问题的认识,潜移默化地接受积极、健康、和谐的生活方式的影响,顺其自然地增强抵御风险和侵害的意识,为以后提高在自然、社会和他人互动中的应对能力作准备”,以避免非语文内容的干扰。

在防止与杜绝思想教育、道德教化、精神培养、情感陶冶等非语文内容的干扰之际,可能有人反问:“思想道德教育与人文教育,也是语文教育的功能啊!”须知,功能有基本功能与辅助功能,或曰主要功能与次要功能。“学习语言文字运用”所对应的教育功能是语文教育的基本功能、主要功能,思想道德教育与人文教育所对应的教育功能是语文教育的辅助功能、次要功能。我们不能喧宾夺主,更不能本末倒置。排除它们对语文学习的干扰,并不是把它们排除到语文教学之外,而是在教学过程中渗透这些内容而已,一如把“情感、态度、价值观”自然地渗透在教学之中。

在此,有必要弄清审美陶冶与语言学习的关系。是审美为语文服务,还是语文为审美服务?是审美陶冶重要,还是语言学习重要?抑或两者同样重要?自然是审美为语文服务,语言学习比审美陶冶重要,也不可以两者同样重要。因为语文课程是语言学习课程,不是美学课程,也不是综合课程。语文课程的审美功能不可缺少,可只是其辅助功能、次要功能,只能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过程中渗透而已。这也是我们语文老师指导与组织学生,进行综合性学习的教学要旨。

【注】

金岳霖,形式逻辑[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11.18.

章沛,逻辑基础[M] .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79.11.4.

杭州大学等十大院校逻辑学编写组,逻辑学[M] .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80.11.1.

洪堡特,论人类语言结构的差异及其对人类精神发展的影响[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216.

(江苏省宿迁中学223800

[中观要求]

 关于“综合性”学习的教学策略

杨忠平

     2011版“新课标”明确指出语文课程具有“综合性”的特征,既是人文性与工具性相统一的体现,也是知识能力、听说读写、课内课外等因素相统一的体现。实际上,“综合性”的提出具有明显的现实针对性,因为,我们的教学实际中恰恰存在着不少“非综合”的现象。本文拟从这些现象入手,谈谈指导与组织学生进行语文综合性学习的教学策略。

一、偏于内容的教学,应调整为内容与形式并重

朱光潜先生曾说:“所谓‘内容’就是作品里面所说的话,所谓‘形式’就是那话说出来的方式。”又指出“在完成的作品中,内容如人体,形式如人形,无体不成形,无形不成体,内容与形式不能分开,犹如体与形不能分开。”然而,语文教学过程中往往偏于内容的教学而忽视对语言形式的教学,这在文学作品的学习过程中尤为明显。如教学《故乡》,教师在引导学生理清情节结构后,就开始着力通过中年闰土与少年闰土、现在的杨二嫂与年轻时的杨二嫂的对比分析出二人思想性格,教学也最终止步于得出辛亥革命后的旧中国依然民不聊生这一主题。而文中插叙运用、线索安排、人称的使用、结尾特点乃至标点符号的运用等都轻描淡写甚至抛弃了。这些语言形式方面的东西对学生的语文能力提升有着直接关系,把它们抛弃了偏面地强调内容教学,就如同拣了芝麻丢了西瓜一样。

同样,在说明文教学中存在偏重科学知识的理解而忽视文章的组织安排,在议论文教学中存在偏重道理的阐述生发,而忽视了论证的技巧学习训练。

语文课程既要致力为学生形成正确的世界观打下思想基础,也还要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内容与形式的教学要高度的统一,这就是语文课程综合性的重要体现之一。因此,在实施语文课程教学过程中,不能偏于内容弱于形式,正确的做法是内容与形式并重。教学文学作品时,在学生了解主旨后应迅速带领学生揣摩语言形式方面的特点;教学说明文、议论文等文体时,在学生理解相关知识道理后,应当迅速转入对思路、方法、用词造句的揣摩训练。

当然,对于少数凝聚着传统文化精髓的经典,如《论语》等,是需要偏重于内容学习的,因为那是中华文化的源头,但这毕竟是少数。

二、注重知识的掌握,更要重视能力训练

语文课程的综合性还体现在“知识与能力”的关系上。这门课程不同于历史等人文学科,也不同于物理等自然学科。历史、物理等学科教学中,学生必须要记住相关的知识,这些知识本身就是教学的目标。而语文不同,它是一门“学习语言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学生记住这些知识还远远不够,必须要形成运用的能力。这是语文综合性的又一体现。

实际教学中,把语文等同于其他学科、偏于知识的记忆的情形数见不鲜。

如修辞学习中,满足于让学生记住运用什么样的修辞手法,满足于学生知道这修辞手法的表达效果,至于如何写出、写好这种修辞就不再深究了,更谈不上相关写作训练。又如,文言文学习中,满足于让学生梳理字词的意思,而不再深究如何进一步形成文言文的阅读能力。而最为人们所诟病的就是学生记熟了成千上百个成语,却很难写好一句含有成语的句子;学生会修改各种类型的病句,而写出文章仍然有不少病句。

知识的掌握是能力形成的基础。语文的知识包含很多,诸如文字知识、文章知识、文学知识、文化知识、修辞知识、语法知识、写作知识等等。知识传授之后,要带着学生学习运用这些知识,促进学生形成真正的能力。教学《与朱元思书》时,不应停步于让学生知道文中运用了对偶、四字句;还可以让学生改一改,将不是对偶的地方改成对偶;还可以让学生写一写,学会用四字句表达一下情感,然后再体会四字句的节奏特点。学习《岳阳楼记》一文,在梳理字词句的基本意思后,还应当引导学生探究一下诸如“衔”“排”“跃”等字的生动性,探究一下贬官文学中代表人物如柳宗元等人的诗作,还应当联系一下作者的传记再作探讨,等等。如此,文言文的学习才能更加深入,从而促进学生形成真正的文言阅读能力。

三、偏于读写的教学,需要兼顾听说训练

读写是重点,但只会读写不能听说,那不是良好语文素养的表现。以前,哑巴外语颇受批评,后来重视听说之后,外语教学情况有所好转。《论语》中有这样的话:“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母语教学的任务更不止于读与写,听说训练也是母语学习的重要内容之一。因此,从能力训练的角度看,语文课程的综合性既包括读与写,也包括听与说。语文课程只有在听说读写齐头并进的同时突出读与写的训练才是真正有效的。

语文教学中忽视听说训练的原因,除了与听说不易参与到语文评价中以外,还与教学理念有关。新课标在教学理念是倡导“自主、合作、探究”学习方式,鼓励自主阅读、自由表达。教学内容的确定,教学方法的选择,评价方式的设计,都应有助于这种学习方式的形成。而在语文教学实践中,学生的主体地位一直没有能有效地突出出来。

 山东杜郎口中学的教学改革实验是极具启发性的。杜郎口中学的课堂完全交给学生,学生在小组合作中讨论交流,畅所欲言;学生走上讲台当小老师,条分缕析。在这样的改革中,学生的听说能力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训练。即使在没有推行杜郎口教学模式的课堂中,有经验的教师还是会尽可能多地创造听说训练的机会。可以安排课前三分钟演讲,内容可以是诗歌阅读、时文欣赏、名著回顾等,持之以恒地推进。也可以定期开展演讲、朗诵比赛,在班级里开展小型的比赛,往往能有更大的参与面。也可以适当安排学生走到讲台“讲课”,当然,更多的可以结合课堂教学内容组织学生有效地进行讨论。

事实上,当学生热情地“说”与认真“听”的时候,学生的读与写的能力也一定会自然而然地提升起来。

四、注重课本的学习,更要开展课外阅读

随着语文考试的不断推进,教师们越来越认识到课外阅读的重要性,“课文只是个例子”“得法于课内,得益于课外”的观点越来越教被认可,教师们渐渐地从只注重课本的学习,过渡到课内外兼顾上来。然而,这仅仅是个良好的开端,问题也随之产生。

一方面,课本的教学还是一如既往,学生难以将课内的东西迁移到课外,同时学生很难挤出课外阅读时间。另一方面,课外阅读内容浩如烟海,即使缩小到新课标荐的名著阅读,或者是缩小到教材编者同时提供的相关补充阅读上,都还需要一个有效的操作方法。

 课本内的学习活动要精要,要切实发挥好例子的作用,通过这一个个例子,让学生形成科学的阅读知识结构。以传统小说中的人物分析为例,学生必须构建关于人物描写方法、人物性格分析要求、主要人物与次要人物关系、人物与社会环境关系等等诸多方面的知识结构。在构建好这样的阅读结构后,学生的课外阅读才能更有效开展。

教师还要利用一定的课内时间开展课外阅读指导,让学生明确精读与泛读的不同特点,要在课内带领学生适当地精读一些课外篇目。当然,更多的课外阅读还是要通过学生的自主学习来进行,作为教师可以适时地开展课外阅读交流活动,可以通过课前五分钟经典阅读交流、读书报告会、读书笔记展览、演讲、测试等方式不断地促进学生开展课外阅读。

在完成新课标推荐的名著阅读和教材编者推荐的补充阅读外,教师还要指导学生根据自身的兴趣爱好或知识结构中的不足来选择合适的课外阅读篇目。因为课外阅读本身就是为了更好地激发学生自主学习的,如果限定在有限的篇目内,甚至将课外阅读变成课本,那么势必会打消学生的阅读兴趣。要引导学生在规定的动作之外有一些个性化选择,如喜欢诗情画意优美语言风格的同学,或者是语言不够优美的同学,不妨推荐阅读孙犁小说;喜欢节奏明快字句铿锵语言风格的同学,或者是语言拖泥带水毫无节奏感的同学,不妨推荐阅读梁实秋散文;喜欢大气而富有意蘊文字的同学,或者是语言直白平淡的同学,不妨推荐阅读余秋雨散文。这种根据自身特点阅读一类作品的方法,可一定程度上弥补必读课外篇目所带来的不足,学生读了某一类作品,自然而然地就会像临摹字帖一样,写出具有近似语言风格的作文。当然也正像临摹字帖一样,一定程度后要不断地更换临摹的对象。

此外,落实综合性,还有一项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新课标不断提及的综合性学习。要不断地引导学生自主开展办刊、演出、讨论等活动,让学生体验活动的乐趣;要激发学生选出研究主题,制订研究计划,深入分析问题,写出研究报告;要引导学生关心学校、本地区和国内外大事,就共同关注的热点问题,搜集资料,调查访问,相互讨论。

“综合性”是“新课标”树立的一面鲜明旗帜,它给我们指出存在问题的同时还指明了教学策略。然而,在语文课程实施过程中真正落实“综合性”对每一名教师来说都是任重而道远的。

(江苏省宿迁市钟吾初级中学22380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