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鲁迅

近日,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版语文教材“变脸”。鲁迅作品由原来的5篇减少为3篇,保留《拿来主义》、《祝福》和《纪念刘和珍君》,删去《药》和《为了忘却的纪念》。据说,拿掉鲁迅这两篇文章,是因为学生们“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鲁迅的文章生涩难懂,不好学,几乎成了中学师生的共识”。





  鲁迅的文章生涩难懂么?短篇小说《药》悲凉满溢,寓言色彩浓郁,或许有点难懂,但《为了忘却的纪念》,可是鲁迅最直白、最动情、最犀利的一篇散文了,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为何也被拿掉?

  在我看来,拿掉鲁迅这两篇文章的深层原因,乃是因为它们不符合和谐社会的主旋律,极可能被“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从而腐蚀祖国的花朵,让他们站到和谐的对立面去。

  《药》里的人血馒头,来自刑场,而那黑狱的描写,怎能不让人联想到云南的“躲猫猫”、河北的“聂树斌案”?在《为了忘却的纪念》中,更有藏锋藏到锋芒毕露的段落:“在这三十年中,却使我目睹许多青年的血,层层淤积起来,将我埋得不能呼吸,我只能用这样的笔墨,写几句文章,算是从泥土中挖一个小孔,自己延口残喘,这是怎样的世界呢。夜正长,路也正长,我不如忘却,不说的好罢。但我知道,即使不是我,将来总会有记起他们,再说他们的时候的……”这,也极易让人联想到一些令人伤痛的记忆。

  或有人认为鲁迅这样的文章太沉痛,以至成为中学生不能承受之重。但是,“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一个大写的真的孩子,怎么可能承受不了鲁迅的文章呢?

  事实上,鲁迅的文字力量,至今长存——— 那不是投枪,简直是核武器。他的文字所指之处,一切可怖、可悲、可恨、可怒的人、事、物,立即现出原形,化为凝结成块的坏死的黑暗。而他文字中流淌的情感,全自血管流出,喷薄、灼热,能让所有良心未曾泯灭的人,为之激昂、振奋、共鸣。

  毛泽东说得没错:“鲁迅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是的,即使在21世纪,鲁迅的精神也绝未落伍,依旧足以支撑知识分子的社会良心;鲁迅的文章也绝未过时,依旧足以唤起未来主人翁的社会责任感。

  我们所身处的时代,是一个批评精神萎缩的时代,歌颂者与麻木不仁者摩肩接踵,坚如金石的批评者却如凤毛麟角。然而,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社会,最需要的恰是批评者而不是歌颂者,是热血的行吟骑士而不是麻木不仁的犬儒。在这个意义上,拿掉鲁迅的文章,只能意味着批评精神的进一步萎缩,而且是从孩子开始。

  “救救孩子”,民国时期鲁迅曾在《狂人日记》最后一句发出如此的哀鸣。现在,或许可以再加一句,“救救鲁迅”——— 救的不是鲁迅,是我们自己。


 








“救救鲁迅”  


2010-09-12 21:05:00|  分类: 晓奇杂文 |  标签: |字号 订阅







 


前一段,风传语文教科书中“鲁迅作品大撤退”,闹得沸沸扬扬,后来总算有所澄清,不是“撤退”,而是“转移”,不少作品从必修转为选修。期间各种论调泛滥,有叫好有谩骂,似乎鲁迅作为一个标志确实触动了太多人的神经。


有些事情本来很好,可结果是被搞砸,难堪不已。学生自编顺口溜说:“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想来是大实话。说说自己,文言倒不怎么怕,《史记》和《资治通鉴》勉强能看懂。作文倒真有些怕,有朋友说我文章写得不错,但在课堂上的作文就没拿过什么高分。我的写作属于兴趣,为的是表达个人思想,是一种倾诉。一个人动情倾诉的时候,尤其讨厌有所谓的权威出来指手画脚、举出一堆不是来批判的。作文的怕属于厌恶,那么怕周树人,就更好理解了。鲁迅作品思想深刻,内涵颇多,需要回味,往往可以启发出很多想法。可这很多想法往往是错的——老师总这么说。我总是想太多,也就总是错了。读鲁迅,喜欢上鲁迅的作品是在课堂之外,而且是在读过了几遍,同时体味了不少世态炎凉之后。至今鲁迅选集依然在我书架上显眼的位置,为的是拿起来方便,可以不时翻阅一下,找些想法。感叹于鲁迅思想的深邃,就更同情那些怕鲁迅的学生了——鲁迅不是这样学的。


喜欢读书,喜欢思考,喜欢的是有自己的观点,而非标准答案,这是我的想法。所以看到教科书中鲁迅作品的“撤退”抑或“转移”,反而有些欣慰。不同于那些否定鲁迅的说法,我认为鲁迅作品需要减少的原因在于别让他的思想遭受教学模式的凌迟。记得学鲁迅作品的时候,先是作者态度、中心思想,再是段落大意、表现了……在这样一套标准之下,鲁迅的深刻被浅薄了,思想被强奸了,而正由于其酸涩古怪的语言和表述,让这样强奸顺延到了自己头上,成为了折磨。鲁迅作品的“撤退”抑或“转移”,算是好事,至少能少些这样的思想强奸。思想靠悟靠体会,不靠灌输和命令来造就。当然,命令和灌输能造就奴性、造就刻板和愚昧——这正是鲁迅先生所反感的。恐怕鲁迅先生也想到了这些,想到了自己身后的作品也可能成为灌输和命令的工具吧!所以才有“忘了我,好好生活”的说法。


鲁迅是阴暗的,是冷酷的,是需要理解和感悟的——恐怕,这并不适合中小学生、并不适合孩子,孩子们的经历及不上这一层。“救救孩子!”是鲁迅先生的感叹,而能做这一切的,并不是孩子自己。于是命题就成了“救救鲁迅”,别让鲁迅在孩子们眼中成了怪物。这是谁该注意的呢?


“救救鲁迅”,就别再胡乱涂抹他的思想吧!别让标准答案和分数埋葬孩子们对深刻思想的追求,尤其是鲁迅们的,这是对先行者们最大的告慰吧!


 


]


是“救救孩子”还是“救救鲁迅”?  


最近以来,社会上关于中小学语文课本中鲁迅作品的取舍问题,引起了各界的热议。我不是文人,按理没有资格说三道四,但作为一个老知识分子,对这样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岂能熟视无睹?俗话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别小看这语文课本的内容,有人说:“语文课本需要承载的东西太多;千秋家国梦,人性真善美。熏陶、教诲、感化,缺一不可。”说得在理。我深深体会到孩提时代的初始教育,对一个人一生的品格,思想、为人本性的定型是多么重要。我虽然没有受过多少正规教育,但屈原、鲁迅等人作品中的句、段从小就铭刻在心,在我成长过程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当年鲁迅呼吁:“救救孩子!”因为他清楚:孩子是国家的未来、是民族的希望;他用他那匕首一样的杂文,揭露封建势力的残酷和虚伪,揭露反动文人的崇洋媚外;充当反动势力走狗的嘴脸。为了唤醒麻木的国人,毅然弃医从文,为的是要大声“呐喊”,唤醒彷徨中的年轻人,丢掉幻想积极投入民族救亡运动,他以自己“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决心,高举新文化运动的旗子,不屈不挠向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斗争。成为一代人的楷模。许多革命者都是受到鲁迅的影响,为创造新中国、建设新中国前赴后继勇往直前。


一个民族的灭亡,首先是文化的灭亡,曾经盛极一时的西夏民族就是最好的例证。一个国家的兴亡,决定的因素是下一代,否则美国前国务卿杜勒斯,就不会说:“要把改变中国的希望寄予中国的第二、第三代”了。因此时下一些有识之士提出“救救鲁迅”!实质上还是“救救孩子”啊!语文教科书内容的编排决非等闲,必须慎之又慎,更不能迎合所谓潮流,错误作出功利的取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