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王荣生教授的阅读学习任务

王荣生教授在给语文阅读学习任务定位时说:“学生今天所面对的学习对象,是‘这一篇’独特的文本,学生今天所面临的学习任务,是理解、感受‘这一篇’所传递的作者的认知情感,是理解、感受‘这一篇’中与独特认知情感融于一体的语句章法、语文知识。”这句话不仅出现在他的几篇论文中,也出现在他的一些报告中,可以说是教授近几年来研究阅读教学内容的一个重要观点。这个观点把本来只与学习任务相关而并不是学习任务的“理解、感受”“作者的认知情感”,强行擢升至语文学习任务之中,与属于学习任务的“理解、感受”“语句章法、语文知识”相提并论,违背了语文阅读学习的规律。


语文学习的规律是什么?这是语文建立学科一百多年以来人们一直模糊不清、不甚了了的问题。而且很多情况下,我们的教师或研究人员还把语文教学中的多读多写等经验或学习方法当成语文学习的规律;还有一些人把适合任何一门学科的因材施教、循序渐进、学思结合、学以致用等教学原则当成语文学习规律。


那么,什么是“规律”?什么又是“语文学习规律”乃至“语文阅读学习规律”?“规律”是指事物之间的内在的本质联系;“语文学习规律”是指语文学习过程中各因素之间的本质联系;“语文阅读学习规律”则是语文阅读学习过程中各因素之间的本质联系,是语文阅读学习活动发生和发展所必然遵循的逻辑轨迹。


然则,在语文阅读学习的过程中,存在着哪些具有“本质联系”的因素呢?“本质联系”的因素是“学生”“课文”及其“语言文字”“课文内容”。当“学生”和“课文”之间发生“联系”,才会有“语文阅读学习”;当“学生”和“课文”之“语言文字”“课文内容”发生了正确有序的“联系”,才会有符合语文阅读规律的学习。这个正确有序的“联系”是通过语言文字了解课文内容,再通过课文内容掌握语言文字的运用。


“比较是一切理解和思维的基础,我们正是通过比较来了解世界上的一切的。”(乌申斯基语)不妨将数理化、政史地等非语文学科的学习与语文学科的学习比较一下,我们对这个“联系”就会认识得更加清楚。数理化、政史地等非语文学科的学习,掌握了某个章节的内容也就完成了这个章节的学习任务;语文阅读学习则不然,掌握了某篇课文的内容却不能完成这篇课文的学习任务,还需要掌握作者运用语言文字表述课文内容的方式方法。在非语文学科中,学生的学习任务是章节内容而不是语言文字的运用;在语文学科中,学生的阅读学习的任务则是语言文字的运用而不是课文内容。在非语文学科中,学生通过语言文字掌握相关内容后,就可以“得意忘形”“得鱼忘筌”,将语言文字抛置九霄云外;而语文学习恰恰相反,还需要通过课文内容再来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方式方法及其语言智慧。在非语文学科中,学习的目的与本体是章节内容,语言文字仅仅是其媒介与载体;在语文学科中,学习的目的与本体则是语言文字的运用,课文内容反倒成为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媒介与载体。


比如《荷塘月色》,学习的目的与本体并不是荷塘月色有多么美,并不是作者的情感如何特殊,而是学习朱自清先生描绘荷塘月色的艺术手段与表达智慧。如何将情感巧妙地融于景色之中,如何组织文章的结构,如何精巧的造词用句等,才是学习的目的与任务。荷塘月色的美以及作者的情感,只是用来学习章法结构、语言表达的媒介与工具。此时,学生可以运用淡淡的喜悦与哀愁来“感受、理解”月色朦胧的选材、意象模糊的比喻与轻曼柔软的用词的妙处。甚至还可以从反面来进行对比学习,试用这种感情与其他写法配合一下如何?选用明月朗照的夜晚不行,运用浓丽明亮的比喻不行,选写“敲金戛玉”的字词也不妥当。学生可运用朱自清特殊的感情来学习他行文成篇的特殊之处,进而迁移到写景散文“以情造文”(《文心雕龙》语)等规律上面来。所谓运用文章中心解决文本问题就是这个道理。


教授所说的“作者的认知情感”不仅是课文内容,而且常常是文本的中心,这样的课文内容固然需要通过语言文字才能“理解、感知”。可“理解、感知”它并不是阅读学习的目的,还需要通过它再来学习、理解与掌握传递它、表达它的语言文字。也就是说,还需要运用作者的认知情感来学习、理解与掌握传递它、表达它的方式方法与语言智慧。“作者的认知情感”,在写作时尽管是作者运用语言文字所表达的目的与所承载的本体,但是,在学生阅读学习时则成了掌握语言文字的载体。如硬把这种载体与本体混淆,不单单是主次不分的问题,而且是本末倒置的错误。


请看下面《我的叔叔于勒》的教学片段。


师:小说《我的叔叔于勒》的情节是怎样的?


生:(阅读,并概括,后小组讨论,再全班交流。)


师:小说中共写了哪几个人?


生:菲力普夫妇、“我”、于勒、姐姐、姐夫等。


师:你最讨厌哪个人?最同情哪个人?


生:最讨厌菲力普夫妇,最同情于勒。


师:你为什么讨厌菲力普夫妇,为什么同情于勒?


生:因为菲力普夫妇虚伪、自私、冷酷、惟利是图。于勒被兄弟扫地出门,他的遭遇令人同情。


师:小说的主人公是谁?主题是什么?


生:(讨论并明确)


在教者的引导下,学生只“理解、感受”文本所表现的感情,而不去理解与掌握其表达技巧与语言智慧;只学习“写什么”,而不学习“怎么写”;只学习处于媒介载体地位的课文内容,而不学习处于目的主体地位的语言表达。这种本末倒置的现象,自然不符合语文阅读学习活动发生和发展所必然遵循的逻辑轨迹


著名学者张楚廷说:“当学习语言学的时候,并不特指某种对象,不是就某一类具体的事物来学习的,……也许都涉及到;但都不是特定对象,与其说因涉及面负载了这一切,不如说一切涉及它自己——语言,也许通过学习它而涉猎了许多,但主要还是涉猎它自己——语言,它不拘束地回到自己。”语文阅读学习,也是从“某一类具体的事物”――课文内容,“回到自己”――语言文字的运用。否则,就是迷失而放逐了“自己”。教授把语文阅读学习中,属于媒介与载体地位的“理解、感受‘这一篇’所传递的作者的认知情感”当作学习任务,无疑不符合语文阅读学习的学理。

《质疑王荣生教授的阅读学习任务》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