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齐克生平著作简介

  诺齐克(Robert Nozick,1938-2002),20世纪最杰出的哲学家和思想家之一,生前是哈佛大学哲学系的阿瑟••金斯利•波特(Arthur Kingsley Porter)哲学教授,并于1998年被授予约瑟夫••佩里格雷诺(Joseph Pellegrino)驻校教授职务。驻校教授的荣誉职务首创于1935年,按惯例授予哈佛大学在跨学科领域间做出了开拓性贡献的最杰出的学者。1998年,诺齐克因为他“不仅对于当代哲学具有重要影响,而且以其观念超越了他所在的学科,乃至于学术的真实而深刻的影响”而获得这一荣誉,在此之前总共只有17位哈佛大学的教授获此殊荣。哈佛大学前校长路德斯泰因(Neil L. Rudenstine)评价道:“诺齐克是我所见到的最为渊博、锐利和敏捷的头脑之一,当他加入到心智、脑科学和行为科学的研究项目中来,就立刻入侵了生物科学的领域,并吞噬着神经元科学。他对于严肃话题或趣谈都有纯粹的兴趣。我几乎好像从未跟得上他的思路,但是我对能够和他同场共事感到愉快,即便是只有一两次机会。”诺齐克于1981-1984年担任了哈佛大学哲学系主任。



诺齐克于2002年1月23日凌晨逝世,享年63岁,在此之前,他已同癌症进行了长达7年坚强的抗争。在2001年10月,诺齐克的生平最后一部著作《恒在:客观世界的结构》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在前言中诺齐克首先感谢的是昔日同窗好友,胃肠病学专家克劳德耐(Marvin Kolodny),以及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华萧(Andrew Warshaw)和迈尔(Robert Mayer)教授。诺齐克动情直言道:“如果没有这三个人的技艺,这本书及其作者,现在都不会存在”。他同样感谢了他的妻子莎更堡(Gjertrud Schnackenberg)的“爱,奉献和钢铁般的意志”,以及父母所给予他的爱和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精湛的医术最终没有能够挽救诺齐克的生命,然而,正如他生前在学术思想界的地位及其对当代社会的不凡影响所预示的,他在身后当之无愧地倍享哀荣。纽约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哲学和伦理学家内格尔(Thomas Nagel)将诺齐克列为在100年以后,能够仍然被人们所阅读的20世纪下半叶的两位哲学家之一(另一位是诺齐克在哈佛大学的同事约翰•罗尔斯)。



作为一名杰出的思想者和纯粹的学者,诺齐克把他的一生奉献给了最具挑战性和创造力的人类思想事业。他在哈佛大学主讲的最后一门课的主题是俄国革命,他还曾打算把下一部著作的主题定为陀思妥耶夫斯基哲学研究。他生前的好友兼同事,法学教授德绍维茨(Alan Dershowitz)回忆道,诺齐克在逝世前一个礼拜里,还在和同事讨论学术问题,并对他们的著作提出批评。对于他的离去,世界各主要媒体,如美国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英国的《泰晤士报》、《卫报》、《经济学家》等纷纷发表悼念文章,缅怀作为学者和自由主义思想家的诺齐克。哈佛大学校长萨莫斯(Lawrence H. Summers)说:“哈佛和整个思想界失去了一位才华横溢的学者,…但我们大家将在以后的岁月里继续收惠于他的思想和榜样”。哈佛大学文理学院的院长诺勒思(Jeremy R. Knowles)认为诺齐克的去世是哈佛和哲学的“令人哀伤的损失”。2002年,由舒米茨(David Schmidtz)编辑,数位当代一流学者联合执笔的诺齐克学术纪念文集由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



生平著作一览(按出版年代排序,版权信息参文后附录):



1,《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1974年。



获得1975年全美国家图书奖。这是诺齐克第一部出版的学术著作,也是其成名作和影响力最大,最广为人知的著作。这部20世纪下半叶最为杰出的政治哲学论著之一,作为对3年前出版的罗尔斯《正义论》的批评和回应,系统地提出了一个理论洞识,即: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在其规范意义上,应当是自由市场经济的“守夜人”,只有充分限制了政府权力,避免对市场交换和分配加以过多干涉的“最小国家”,才能充分保障和尊重个人的财产、权利和选择自由和道德自决,从而才可能是道义上最为可取和最符合正义原则的政治制度基础。诺齐克重构了洛克式古典自然法的“资格理论”,提出了“占有正义”,“交换正义”和“矫正正义”的三项互为补充的原则作为分配正义的政治哲学根基,并在此基础上展开了对罗尔斯《正义论》中两个正义原则的系统批判。诺齐克的工作为自由市场经济提供了道德哲学和政治哲学的基础,英国《电讯报》(Telegraph)曾经评论道:“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历经从罗斯福新政到肯尼迪、约翰逊及卡特的国家福利主义世代后,诺齐克较任何人更能体现了新右派自由主义的精神,并将其领进里根及布什的年代。”尽管如此,诺齐克本人对于“右派自由主义”的称号却不以为然,在1978年纽约《时代周刊》的一篇文章上诺齐克说到:“右派人士喜爱支持自由市场的主张,但不喜欢涉及到支持诸如同性恋权利这样的个人自由的主张,而我则把它们看作一个相连接的整体…”。



2,《哲学解释》,1981年。



诺齐克在出版此书时获全美大学荣誉联合会拉尔夫•沃尔多•艾默生奖。在这本独具原创性思考的著作中,他就西方哲学中一系列根本性问题展开了独特的思考,并试图通过一种新的视角加以回答,这些问题包括:个体认同(Personal Identity),知识,怀疑主义,存在,伦理的基础以及生活的意义。诺齐克的新视角在于认为哲学的任务不是为自己的论辨寻找证据,而是寻求对问题的解释和理解。他把传统分析哲学方法论中努力使读者接受其结论的意图称为一种“半强迫”的哲学目标(semi-coercive philosophical goals),而在一些评论者看来,他的这种努力具有一种哲学多元主义的立场,不同的观点可以分立和并存,而不使整个哲学大厦的根基动摇。麦金太尔(Alasdair MacIntyre)认为:“作为哲学家的诺齐克回答的是由克尔凯郭尔、萨特、马赛尔和巴伯提出的问题,他的工具则是由奎因、克里普克和普特南这样一些迥然不同的哲学家提供的,他显示了惊人和充满想象力的原创性,他所做的绝不亚于开创一条哲学思考的新路径。”



3,《省察的生活:哲学沉思》,1989年。



这是一部诺齐克对自己展开深刻反省的著作,一部充满对人生意义的探寻和对人类终极目标的人文关怀的“精神自传”。本书和《哲学解释》一起标志着向苏格拉底哲学传统的回归和致礼,它的也使得诺齐克美国为数不多的能够写作畅销书的严肃学者。成为全书共27章,探讨的问题包括:死亡,孩子和父母,创世,上帝和信仰的本质,日常生活的神圣,性,爱的纽带,情感,快乐,自私,大屠杀以及启蒙等。用诺齐克自己的话来说,哲学沉思提供的是一幅人生的肖像,而不是一种理论,“对生活的思考就像是把它碾碎,对它理解越发透彻,就不会觉得自己好像舞着接力棒冲过终点线,而只是觉得自己有了进一步的成长”。



4,《个人选择的规范分析》,1990年。



本书根据诺齐克1963年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论文重印,诺齐克在普林斯顿大学师从著名科学哲学家汉普尔(Carl Hempel),他最初接受的是分析哲学和社会理论的正统训练。《个人选择的规范分析》一书从博弈论和社会选择理论的视野中独辟蹊径,探讨了约束条件下个人的理性选择的规范条件。这本书全面涉及到经济学和制度分析中的基础问题,其中的思想也为诺齐克后来的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思考奠定了基础。



5,《理性的本质》,1993年。



本书的部分内容来自于诺齐克1990-1992年间分别在太平洋路德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的哲学讲座。书中对博弈论中经典的“囚徒困境”、“纽柯莫悖论”和“彩票悖论”的探讨影响了当代著名经济学家宾默尔(Ken Binmore)和他的制度分析巨作《博弈论和社会契约》(三卷本)。在《理性的本质》中,诺齐克重构了决策理论,提出了“决策价值最大化”(maximizing decision-value)的理性决策规则,解释了人们按照原则行事的本质。在诺齐克看来,对理性(rationality)的信仰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理念自身由纯粹理性(reason)所支持的合理性,二是产生在行动上可靠的真信念(true beliefs)的演进过程,换句话说,除了理念自身的合理性外,对理性的相信本身可以实际地影响博弈结果。这样,他就为经济科学和行为科学中的理性基础提供了一个基于演化的解释。



6,《苏格拉底之惑》,1997年。



这是所有论著中最为独特,风格最为轻松的一本。本书延续了诺齐克以往著作论题多元化的特点,全书分为5个独立部分,分别由:选择和效用,哲学与方法论,伦理和政治,探讨和评论,以及哲学小品构成。在“选择和效用”篇诺齐克从分析和语言哲学角度对自由主义理论进行了重新梳理,探讨了诸如自由、权利、强迫、禁止、义务这些法理概念的具体蕴涵,继《理性的本质》之后再次反思了博弈论中的“纽柯莫悖论”,以及奥地利学派的思想精华。他在“哲学和方法论”中重新审视和回答了哲学史上著名的“苏格拉底之惑”,并从方法论角度对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理论进行了重新诠释。这些论题延伸到“伦理和政治”篇,使得他把注意力转向民主政治的投票机制,对按权重投票和“一人一票”进行了反思。从风格上看,这是一本无法确立唯一的主题,甚至无法界定统一题材的论著,作为杰出的自由主义思想家,诺齐克把对自由的追求贯彻到了他的这本书中。在“评论和探讨”中诺齐克更多地转向社会和当今世界的现实话题,他关于社会主义、为什么知识分子会反对资本主义的评论中包含的思想在本书问世前就已在知识界广泛流传。他对于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动物权利问题的关注,充分显示出一位具有前瞻性眼光的真正思想家的敏锐。



7,《恒在:客观世界的结构》,2001年。



这是诺齐克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本著作,也是运思最为深广,最具学术野心的一本著作。本书涉及到的主题为:真理,客观性,必然性,偶然性,意识和伦理。从拓扑学中著名“布劳威尔不动点定理”开始,诺齐克的探索延伸到数学、量子物理学、演化生物学、经济学、认知科学和神经元科学的各个领域,并积极探讨了文化相对主义的争论和普遍伦理原则的可能性。在伦理和道德问题上,诺齐克认为,正如拓扑学平面变换中的“不动点”一样,在道德中也存在着最具包容性,能够在最广泛的意见上达到一致的普遍性原则,这也是该书名为“恒在”(invariance)的道理。诺齐克以其作为一名苏格拉底意义上的哲人对客观世界的无穷好奇和对人类理智探索的人格勇气,在生命的最后岁月里为人类思想做出了当代哲学家所能做的最好的贡献。






诺齐克生平著作版权信息:



1,- Nozick, Robert, Anarchy, state, and utopia, Oxford, Blackwell, 1974 ,ISBN 0-631-15680-1.



2,-Nozick, Robert, Philosophical explanations,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81 ISBN 0-674-66448-5.



3,- Nozick, Robert, The Examined life: philosophical meditations, New York / London / Toronto,Simon and Schuster,1989,ISBN 0-671-47218-6.



4,- Nozick, Robert, The normative theory of individual choice, New York / London, Garland, 1990,(Harvard dissertations in philosophy),ISBN 0-8240-3207-1.



5,- Nozick, Robert,The nature of rationality, 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93,ISBN 0-691-07424-0.



6,- Nozick, Robert, Socratic puzzles, Lond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7,ISBN 0-674-81653-6.



7,- Nozick, Robert,Invariances: The Structure of the Objective World, 2001,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674-00631-3.






学术纪念文集:

8,Robert Nozick, Edited by David Schmidtz,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 ISBN 0-521-78226.(作者:David Schmidtz,John T.Sanders,Loren E.Lomasky,Philip Pettit,Gerald F.Gaus,Michael Williams,Michael E.Bratman,Elijah Millgram)


诺齐克的思想之旅

哈佛大学著名的政治哲学家诺齐克(Robert Nozick)于2002年1月23日去世,享年63岁。医生在1994年就诊断他患有胃癌,甚至估计他的生命大约只能维持6个月,而诺齐克却继续顽强生活了七年之久,直到临终前的几个星期一直坚持著述研究与授课教学。他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哲人,才华横溢的论辩者,也是极富魅力的教师。他的思想对于20世纪后期的政治理论与实践具有相当大的影响,特别在有关「福利国家」问题的争论之中,与另一位哈佛大学的著名教授罗尔斯(John Rawls)持不同立场,成为当代西方自由主义内部不同流派的代表人物。

罗尔斯在1971年出版的名著《正义论》(Theory of Justice)中提出了「分配公正」原理,在伸张个人权利的同时,主张国家具有重新分配财富的正当性,使社会中处境最差的阶层得以改善境遇。罗尔斯的正义学说为福利国家的政策提供了哲学基础。三年之后,诺齐克发表《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Anarchy, State and Utopia)一书,批评回应了罗尔斯的观点。他坚持个人自由具有最高的优先性,反对政府对个人之间自由交易的干预。认为国家应当成为「守夜人」,仅仅承担诸如监督契约的履行、保护公民免遭暴力侵犯等角色。而所谓「正义」并不是某种分配模式或终极状态,而是体现在个人自由参与的交易过程之中。他所诉求的「最底限度国家」批判了福利主义政策的道德正当性,继承了从洛克到哈耶克(Friedrich Hayek)和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等自由主义思想家的传统,使他成为当代倡导个人自由、私有产权及有限政府的最重要的理论家之一。

伦理学家辛格(Peter Singer)评论说,诺齐克的这部著作是当代政治哲学中的重要事件,从此以后,国家以累进征税来进行再分配的权利不再是天经地义的,而是需要辩护和争论的。这部论著获得了1975年美国国家图书奖,并被Th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选入二战之后最有影响的100部著作,已经被翻译为10种语言出版。诺齐克的思想在政治实践中为「里根-撒切尔」(Reagan-Thatcher)的所谓「新自由经济政策」提供了理论资源,颇受西方「新右翼」势力的青睐,也因此而备受争议。

然而,诺齐克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曾指出,他的研究是以个人自由观念为核心所形成的整体理论,而右翼人士可能只喜欢其中支持自由市场的观点,但并不认同诸如同性恋权利之类的个人自由诉求。在有关财产权的论述中,诺齐克也提出,应当偿还那些被非法手段所剥夺的财产,例如美国土著印地安人的财产。这类观点大概也不会得到右翼人士的认同。实际上,诺齐克的理论来自他智性的独立思考,无意成为意识形态的附庸,更不愿右翼政治势力所利用。

诺齐克1938年出生于纽约的布鲁克林,是第二代俄罗斯移民,曾在哥伦比亚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就学深造,25岁毕业获得博士学位。1969年开始在哈佛大学担任正教授。青年时代他是激进的左翼学生,曾参加「社会主义党」青年支部,在本科学习时还创建了左翼组织「工业民主学生联盟」的地方分会。直到在普林斯顿撰写博士论文的时期,他才第一次深入接触到那些为资本主义辩护的观点,也因此陷入了剧烈的内心冲突。他坦言「我探索得越多,那些理论就越显得令人信服」,但在感情上仍然十分抵触,「那些观点是不错,资本主义是最好的体制,但只有坏人才这么想」。但最终他的情感向理智作出了让步,从一名激进的左翼青年转变成为一位自由主义思想家。

诺齐克与罗尔斯同在哈佛大学哲学系任教,是论敌也是朋友,但彼此的思想风格却炯然不同。罗尔斯追求体系化的理论与严密的逻辑论证,而诺齐克的行文则恣意犀利,具有希腊先哲的雄辩遗风。他在争论中往往将对方的论点推向逻辑极端以揭示其破绽,也常常出人意料地援用日常经验中的例证作机智的类比。比如,罗尔斯认为个人天赋等「自然优势」不属于个人所有,而应当看作公共资源,可以被再分配来补偿那些处境最差的人群。诺齐克对此诘问:你碰巧幸运拥有两只明亮的眼睛,是否应当捐献一只给双目失明的盲人才是公平?这类奇思异想的类比在诺齐克的著作中比比皆是,使他的著作读来格外的引人入胜,但也遭到不少学者的批评,对其类比方法得当与否提出质疑。诺齐克本人曾表示对那种过份执着于「严格哲学证据」的倾向不以为然,但实际上,在他看似不拘一格的言辞背后有着深厚的分析哲学功力,贯穿着清晰敏锐的逻辑力量。

罗尔斯一生的研究主要专注于《正义论》所设定的主题,而诺齐克的兴趣则显得广泛而多变。在哈佛30多年的教学生涯中,他始终拒绝重复自己教过的课程,唯一的例外是他讲授过两次「生活中最美好的事物」。这门课程的设计独具一格,将哲学的价值论与日常生活经验相联系,探讨「友谊、爱情、智性的理解、性快乐、成就、历险、游玩、奢侈、名望、权力、启迪以及冰淇淋」对于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深受同学的欢迎。诺齐克的著述也涉及多个领域。他的《哲学解释》(Philosophical Explanations,1981)一书探讨了认识论、身份认同、自由意志和伦理的基础等广泛而复杂的哲学问题。《被省察的生活》(The Examined Life,1989)似乎是重访古老的「苏格拉底的命题」:思考什么是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东西。《理性的属性》(The Nature of Rationality,1993)分析与人们理性决策相关的一系列问题。而在他去世三个月前出版的著作――《恒常:客观世界的结构》(Invariances: The Structure of the Objective World, 2001)――以科学研究的最新进展为启示,探讨入真理的文化相对性问题,主观意识在客观世界中的作用,从而试图建立有关真理与客观性的新理论。

曾经少年的诺齐克,整日拿着一本柏拉图的《理想国》在布鲁克林的大街上游荡。书的封面已经磨损,他才读了一部分而且还不太明白。但他知道这里有奇妙的东西,他为此而激动。这个俄罗斯移民的孩子终于如愿以偿,为他所钟爱的智性世界付出了一生。

发表评论